白狐狸悠悠的道:“六尾了啊……”

红狐狸笑嘻嘻道:“六尾了啊……”

黑狐狸:“六尾妖狐,就要肩负起青丘的责任和传承了!”

他道:“所谓成家立业,在成为青丘第四位长老前,你先成亲吧!”

华季:“…………………………”

水慕:~\(≧▽≦)/~

青丘狐族很久没这么热闹了,或者说现代社会灵气消散,已经很久没有狐狸能修炼到六尾,达到成亲的基本要求了。

三只狐狸长老里,年纪最大的是黑狐狸,据说他是宋朝末年得道,而白狐狸以及红狐狸都是明末得道,三只狐狸支撑了青丘数百年直到现在,族内小狐狸们大多止步四尾或者五尾,再进一步的却寥寥,但今天!又有一只狐狸进阶六尾啦!

好吧,虽然华季进阶六尾的原因有些奇葩,不具备借鉴可能,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青丘狐族一大喜事。

“成为六尾妖狐,就意味着你可以尽情的和水慕上床。”黑狐狸爷爷说话向来干脆,他直白的道:“当然,如果你能多造点血统优异的后代,甚至另开一只神奇的水狐一族,那自然更好。”

华季的脸腾的红了,这些年他和水慕啪啪啪时特别注意,一只崽崽已经操碎了心,若非有乖巧的义子北狐海帮忙,北狐鱼那小子早就闹翻天,所以这些年他一直没有再要孩子,但现在……

他吭哧道:“我还要研究航天器,没空啊……”

黑狐狸呵呵道:“没事,六尾妖狐最少能活两千年,我等得起,你也等得起。”

他意味深长的看着华季:“你家崽子孕育时间短,出生时立刻开启灵智,能游能跑,哪怕你一年生一个……恩,不用两千年,两百年生两百只小水狐,这就足够了……”

华季眼前一黑,这一刻他恨不得掐死黑狐狸爷爷,

——当他是吐钞机啊!水慕输入密码他就吐出一堆小狐狸嘛混蛋!!

当然生崽崽对华季来说还早着呢,对他来说更重要的是……上族谱。

是的,青丘狐族成亲,可不是字面意思,而是伴侣双方进行一种更深层次的仪式,他们将通过仪式缔结在一起,双方共享灵魂、岁月以及力量。

“你打算用哪个名字和水慕缔结契约?”

黑狐狸问华季:“选一个做真名吧,就是正式上族谱结契约的名字。”

华季想了想道:“就华季吧,我用这个名字和水慕相遇、相知、相爱,以此名铭记我与他的岁月,愿我们此生白头到老。”

黑狐狸:“滑稽?”

他点点头:“一只水母和一只狐狸成亲,的确挺滑稽,行,那就这个名字吧。”

华季:“……………………”

成亲那日,青丘很热闹。

鉴于九州工作室在重建,不少道门大佬和大妖们都闲的没事,听说华季要和水慕成亲,一个个全都跑到青丘来观礼。

青丘这日装点一新,红狐狸指挥着族中青壮将前山收拾了一番,又将多年不用的祖祠重新刷了刷漆,过来观礼的大猿王无言的伸手在柱子上一抹,红色的油漆立刻沾在手指上==

红狐狸打个哈欠,懒洋洋的道:“哎你们也真是的,来观什么礼,害得我们还需要收拾房子,说起来咱们都是妖怪,搞什么人类这套俗礼?”

白狐狸柔声道:“所以我对你只刷了祖祠而将别的房子都藏起来的行径视而不见,你还想怎么样?”

费卡无语道:“怪不得我觉得奇怪呢,你们青丘这么悠久古老的地方,除了一个满是杂草的丘陵和一个星子湖,加上一座祖祠殿,居然什么都没有……原来你们都藏起来了!”

红狐狸耸肩:“要不你来帮我刷漆?那些破地方平时没人住,早成破烂了。”

“那你们平时住哪?”

“漫山遍野都是草,随便找个草窝就行了嘛~”红狐狸笑嘻嘻的道:“咱是妖怪,变成原型,天地之间哪里不能住?”

此言一出,一些年轻的妖怪们都愣住了,也许习惯了现代社会的钢筋水泥,幕天席地对他们来说反倒成了稀罕事。

白狐狸拍了拍红狐狸的肩膀,笑道:“所以我就不告诉阿黑,是你第三百九十四次踩塌他的老巢了。”

红狐狸:……不!求放过!还能愉快的当好基友吗?

白狐狸:^_^

此刻华季周围围着一群狐狸,大大小小全都是毛团,他化为原型,正在……梳毛。

小北极狐乖巧的在旁边帮华季顺毛,旁边他弟弟北狐鱼撇嘴:“我都快百岁了,两个爸爸才成亲,那我这算啥?奸生子吗?”

华季抬手给了小儿子一爪子:“什么奸生子?我和你爹早结婚了!我们有证的!!”

北狐鱼呵呵:“是啊,美国结婚证,奈何你和老爹都是华夏国籍,有屁用?”

华季翻了个白眼:“你怎么和人类似的讲究这玩意?”

北狐鱼别过脸:“没什么,您当我没说吧。”

北狐海拍了拍弟弟的小脑袋,对华季道:“父亲,弟弟只是希望得到祝福罢了,对比当初孤零零的降世,如果他是在父亲的亲朋好友间祝福中出生,那该多好?”

北狐鱼听到后脸色通红,他死命摇自家哥哥的肩膀:“胡、胡说!什么希望得到祝福?我怎么可能稀罕那玩意!!”

华季了然:“原来如此,你这是孤独缺爱了!”

他道:“要不,我将你包成球塞进你爹脑壳里,让他再将你生出来?”

北狐鱼一蹦三尺高,像是被激怒的小兽一样对着华季咆哮起来:“够了!爹你胡说什么啊!!”

他扭头一溜烟抛开。

华季疑惑的问北狐海:“你弟弟又闹什么情绪了?”

北狐海无奈道:“……不,没什么。”

北狐海:……弟弟,我尽力了==

北狐鱼跑到湖边,正看到另一个爹在湖边吐泡泡。

真的是吐泡泡啊,巨大的水母差点将湖塞满,可怜的小水妖不得不扒在岸边的石头上嘤嘤嘤嘤的哭。

——嘤嘤嘤嘤我家的石洞都被水母触手塞满了甚至还爆裂了啊!!

看到北狐鱼,水慕探出一根触手,触手变成人形。

他问北狐鱼:“怎么了?仪式开始了?”他抬头看天:“我记得还要一会啊?”

北狐鱼抿唇,定定的看着便宜爹,半响才道:“还要一会,没到时间呢。”

水慕点头:“那你跑来干嘛?”

北狐鱼沉默了良久才道:“不干什么。”

水慕想了想,他摸了摸北狐鱼的脑袋道:“之前黑狐狸说要我和你爹多多努力,造点崽崽,不过你爹八成不愿意,我也不想这样。”

北狐鱼霍然抬头,他紧紧看着自家父亲:“……为什么?我以为很快我会有一打兄弟姐妹。”

水慕撇嘴,一只已经将华季的注意力吸引走了,他为什么要再造一打?他傻啊!

他微笑:“不,我和华季的孩子有你就够了,你将继承我们的一切。”

唉,要是能塞回去就更美好了=v=

北狐鱼瞪大眼睛,这一刻任何词语都无法形容他的心情,就仿佛过山车一样,激动欢喜,甚至有种想哭的冲动。

他……的存在,不是没必要的,对吗?也不是无所谓的,对吗?

他是独一无二的水狐。

“今日敬告天地,在我狐族先祖以及诸多同道的见证下,上古海兽水母水慕与青丘狐族华季皆为伴侣,他们将生死与同,不离不弃,若违背彼此,将天地不容,鬼神共弃!”

黑狐举着一柄青铜如意,在念完这句话后对水慕和华季示意了一下,六尾妖狐和大水母团子同时在如意上留下一滴精血,下一秒那青铜如意化为一把锁,同时进入华季和水慕的身体里,当锁环相扣的一瞬间,华季和水慕同时觉得体内多了点什么,气息交融,血脉相连,不分彼此。

众多小狐狸团子蜂拥而上,仪式结束,华季和水慕同时化为人形,他们双手交握,相视而笑。

北狐鱼像是一张毯子一样冲上来糊在水慕的脸上,北狐海忙不迭过来试图将弟弟扯下来,华季看着水慕无奈扯儿子的样子,不由得捧腹大笑。

青丘狐族的领地里到处是欢笑声,华季看着这一幕,心底开满了幸福之花。

咔嚓,吴老板按下相机按钮,相机吐出了一张全家福。

他笑眯眯的递给华季:“新婚快乐,这是礼物。”

华季哑然,不过他看着照片,又笑了。

他的笑容灿烂如光,温暖到心田。

“谢谢,以及……愿大家都能幸福。”

吴老板点头:“这是自然。”他眨眨眼:“我就不打扰你了。”

水慕好不容易将便宜儿子甩开,他大踏步走到华季身前,一把抱住华季,目光中满是火热。

华季期待的看着水慕,哦哦哦这是要来个湿吻吗?

他做好了准备。

水慕:“……我受够了,咱们将那死小子塞回你肚子里怎么样?”

太特么糟心了!!

华季:……他还是考虑离婚吧。

=完=

ps:预售回头挂文案,谢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