郈玥没有经过卡缪的同意径自离开了别墅,一路漫无目的的奔跑,雪依然纷纷的下着,在她的头顶、肩膀细细碎碎的着落,没一会就化成了水将冰冷渡进她的衣衫里。

悬挂在高空的太阳一直躲在重重的云层后面,灰蒙蒙的天色犹如分手后失恋人的心情一样阴沉。

据预报说未来三日内天气将会放晴,到时雪也会停下,积雪也会开始融化。反观郈玥的心情,估计内心将持续的飘雪,不再有欣悦。

那是因为黑崎兰丸告诉郈玥,她心里的美风蓝已经死了,如月爱音已经不记得她。如果她去试着让如月爱音唤回所有有关她的记忆,那么如月爱音将可能因记忆混乱而陷入二度的长久昏迷。如今的如月爱音,绝对是经不起任何刺激的。

由于黑崎兰丸和寿岭二是那日看着如月爱音醒来的见证人,所以他们曾被博士如此交代过。黑崎兰丸说的时候似乎是怕郈玥不相信,所以他示意了眼寿岭二,寿岭二很快的予以回应证明黑崎兰丸的话并不假。

郈玥不得不信如月爱音不记得她的事实,不得不极端的想到,不管是为了美风蓝还是为了卡缪,或者所有人,大概她的消失才是最好的选择,她应该回到原来的世界,应该回到最初的世界。

她的存在似乎一直都是一种祸患,她的存在似乎是最最不应该的。

她害死了父亲,害死了母亲,害死了她爱的美风蓝,她因无法爱上卡缪一直在精神上折磨他的感情,她甚至害死了黑崎兰丸的父亲,同时也让黑崎兰丸对她无怨无悔的一厢情愿,还有,她还变相的害死了艾薇莉,艾薇莉的母亲……

她是一个糟糕的女人,郈玥这么想着便觉得双腿一阵无力。她在原地跪了下去,双膝埋进夹着潮湿的深深积雪里。

道路两旁的人不多,偶尔三两个经过也都会回头莫名其妙的看向独自悲伤发愣的郈玥。

就在郈玥茫然不知所措,她忽的想起博士的话,她想起了曾经博士说过,只要她让如月爱音醒过来,那么他就一定会兑现他的诺言将她送回原来的世界。

她是不是已经可以,向博士提出这个要求了呢?

隔壁办公室的电话机忽的响起,还在和如月爱音讲话的博士皱了皱眉头,他看了看透明的隔音墙,想到那台电话机号码知道的人非常少,排除一下估计就是早乙女社长打来的,再想了下他便让如月爱音等等,起身去了隔壁房间。

博士:“喂?”

“是不是,是不是可以让我回去了?”

“什么?你……”博士震惊得手中的听筒差点从手中滑落,但是他迅速的冷静下来,咽了咽,半信半疑的问道:“你是……郈玥?”

“恩。”电话那头的郈玥应到。

这下博士是真的吓得把手里的话筒从手中甩了出去,他看到隔壁的如月爱音正疑惑的看着他,他只好强作镇定的重新拿起话筒,放到耳边时便听到对方正说:“喂?博士,你在听吗?”

“什……什么……你,你在说一遍,”博士迅速的背过身,像是怕其他人听见,用手紧紧捂着听筒,小声的继续道:“你……你还,你还活……活着?还是说,你是……你是……”

郈玥:“不,博士,我还活着,我打电话来其实是想问你,机器是不是修好了,我想你应该还记得那日的承诺吧?博士……我想要回去,我想回自己的世界……”

“好,好,我当然,当然记得,”博士侧身扫了眼正在下床的如月爱音,不知他要干什么,便对郈玥着急说:“之前的雪灾我以为你死了,所以机器修理的事就跟着耽搁了,这样,两天,你再给我两天,我一定以最快的速度修好,好,那这样,我们到时候联系。”

博士不等郈玥回话,立刻挂下听筒,他匆匆的打开门冲出去赶上正离去的如月爱音,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气喘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舅舅?如果工作忙的话,我先回去,下午有小型的个人演唱会,我没事的,您放心。”如月爱音被博士拉回头的时候说道。

“不,不是,不是,我是想说,你,你知道郈……郈……”如月爱音面色疑惑,没有表露出任何的不自然,博士再喘了口气,便说:“天有烟火会么,哈哈哈,那时候会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你可要陪舅舅一起去呢,记得穿上和服,就这么约定了。”

如月爱音:“烟火会?可是我有工……”

“嘟——嘟——嘟——”听筒一头传来忙音后,郈玥将听筒挂了回去,转身走出电话亭,然而就在她抬头那刻,竟看到了不知何时跟在她身后的卡缪。

卡缪:“你还是选择离开吗?”

郈玥愣了愣,下意识的退后一步,遮遮掩掩道:“不是,我……”

“那你说的约定是什么?你是打给博士的对吧?”卡缪步步逼近,直到将郈玥逼到电话亭的玻璃门上,他一手按在了郈玥的耳侧,垂下视线的看着她,说:“你真的,哪怕是一点点也不能喜欢我吗?”

郈玥没有作答,她只是咬牙默默的看着他,说不出拒绝的话,也说不出接受的话。

她就那样连一句解释也给不出的看着卡缪的视线由冰冷渡向深邃,再慢慢的迷茫,然后,看到他的脸向她接近,她看到他渐渐的闭上眼,看到他的眼角第一次落下了泪。

就在唇只差一点点距离的时候,郈玥毫不犹豫的别开了脸,卡缪的吻最终落在了她的唇角,带点苦涩,带点沉痛。

她又一次说道:“对不起。”这,是她唯一能从哽咽的喉咙里挤出来的话。

“我放手,”卡缪将这句话轻飘飘的落在郈玥的耳畔,他感觉到她禁不住一颤,又用那种略带怯懦的眼神看着他,于是他又说:“请你,不要再用这种眼神看我,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可恶,明明应该愧疚的是你,可我发现,每次责怪你之后,那种愧疚就会翻倍的砸还给我。”

郈玥:“我……”

“够了,我现在一句话也不想听,你回家吧,明天我就回自己该去的国度,我们,以后永远都只是陌路人。”卡缪不再多听一句话,转身就走,因为他怕,他怕自己泪流满面的样子被郈玥看到。

“you又在偷看了,”闪耀早乙女抬手搭上身前穿着外套并将帽子高高带过头顶的少年的肩头,继续道:“离you说的days只有一天了吧?到时候,you是不是也要走了?”

说着闪耀早乙女的视线随着那不给他一点回应的少年看去,他看到雪日里站在电话亭旁垂头咬牙默声哭泣的郈玥,还有越走越远却显得异常疲累的卡缪的背影。

“yes,还能怎么办,毕竟me还是一个更suit流浪的人,只是可惜了我的初恋,可能,连我是谁都还不知道,哈哈哈……”少年爽朗的笑着,忽又塌下肩一闪身就消失在闪耀早乙女的面前,而那个少年不是别人,正是闪耀早乙女年轻时的他——早乙女光男。

早乙女光男跨越了时间,空间,一直追随一个身影。

他和她的渊源要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那时他是个向往流浪的人,他拒绝接受家族的遗产与地位,于是被驱逐,被追杀,被封印成猫,被迫逃到了不属于他的时空。

他正是郈玥曾经呢喃的“阿诺”,那时他不过是一只猫,一只一直看着她长大的猫。

“臭小子,you可要精彩的live着,不要枉费了me的青春。”闪耀早乙女笑眯眯的看着早乙女光男向与卡缪完全相反的方向越走越远,嘴角的弧度越来越上扬。

这时,他听到,有人在郈玥身边停下脚步,闪耀早乙女便好奇的回过头,看到——

如月爱音打着伞,在郈玥身边停下,他不解的看着她泣不成声,问道:“你怎么了?”

郈玥摇了摇头,抽噎着,泪眼朦胧的看着如月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