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病!”艾薇莉低声咒骂一句,脸上满是厌恶。

看着那依旧侧着脸笑的郈玥,她极度不自然的咳嗽一声复又装不在意的挺直背,摆出一副开屏的孔雀模样,扭着精细的腰离开了室内。

黑崎兰丸紧皱着眉,他没有看那离去的艾薇莉,而是在看那不停笑着的郈玥,有那么一瞬他有些赞同艾薇莉的话,因为眼前对他来说完全陌生的女人表现得真的有点神经质。

如果换成一般女生,被人扇了一巴掌,大概早就和艾薇莉不顾形象地扭打起来,用拽头发,嚎啕大哭之类的办法吸引更多人的关注,从而博得更多人的义愤填膺。

但是,真实的情况是她还在笑,笑着的表情甚至有些恍惚。

黑崎兰丸很想打断她的笑声,想了想便开口道:“我说你……”郈玥的双眼从失神中找到了焦距,一瞬间变得极其安静,她的脸上恢复了没有任何感情的模样,转身看向说话的黑崎兰丸,他被她的眼神弄得呼吸一滞,下意识就转口冷冷地提醒道:“可以出去了。”

郈玥盯着黑崎兰丸突然哼笑了声,接口道:“利用完了就开始赶人?啧啧啧,还真是冷酷。”

黑崎兰丸怔了怔,迟疑的视线在她身上打转:“不然你想怎样?”得到他的吻是很多女人梦寐以求却求之不得的吧,她难道还想和他谈条件?黑崎兰丸如是想道。

郈玥挑了挑眉一步步逼近他,抬手抚上略微麻疼的侧脸。她那阴恻恻的表情让黑崎兰丸莫名的感觉到压迫,脚甚至不自觉地后退,紧张的情绪让他一不小心撞到旁边的衣架,身体一个不稳就往一旁的靠椅上倒去。

郈玥看着黑崎兰丸这副不知所措的模样突然地轻笑出声,之前狂放不羁的模样和现在的慌张所形成的对比差无不令人感觉到诙谐。

“你笑什么!”黑崎兰丸怒斥郈玥,语气不由地加重,这一刻他感觉到前所为有的丢脸,他竟然会被这个女人的气场震慑。

郈玥在黑崎兰丸的靠椅边站定,缓缓弯下腰凑近他耳朵,道:“没——笑——什——么。”她特地将每个字发音拖长,用着恰似情话低声倾诉的音量。

她看见他的身体细微地颤了颤,耳后根瞬间通红,但她似乎觉得这还不够,结尾时又恶作剧般在通红的耳边轻轻吹了口气。

当郈玥见他像触电一般将耳朵躲开时她立刻意识到见好就收,正在她打算迅速抽身离开时,手臂却被猛站起身的黑崎兰丸更快一步抓住。

“死女人!你是谁!”黑崎兰丸眯起眼掩饰心底深处的慌乱,手上的力道不由得加重。他不能理解他为什么会突然心跳成这个样子,心跳到竟然会产生情窦初开的异样。

郈玥扯着漫不经心的笑,仰起视线盯向自己被握紧的手腕,冷声道:“痛,放开我。”

黑崎兰丸立刻暴怒地对她吼道:“死女人,你还没有回答我!”

郈玥盯了会他盛怒的表情,突然露出诡谲的笑容,又开始有些神经质的“呵呵”笑起来。

她的的眼神再次变得木然,有些神秘兮兮的凑近黑崎兰丸说道,“我——是——”气氛随着她颤抖的声线变得诡异,黑崎兰丸不由得摒住呼吸,正当他精神高度紧绷的时候,郈玥却突然大喝一声,惊得他怪叫一下重新摔回椅子上。

“哈哈哈……”郈玥捂着肚子笑得花枝乱颤,长长吸口气后快速退到了门边,突然又顿下开门的动作,道:“bye bye,小可爱。”

呆滞的黑崎兰丸回过神时视线里已经没有了郈玥的身影,他向外追出走廊却四处找不到她,这让他的怒气一下子升到头顶,随后不顾形象地大吼道:“死女人,别让我碰到你!”

“黑……黑崎……君,你的电话……”

身后传来疙疙瘩瘩的声音,黑崎兰丸一怔,视线僵硬地向四周看了一圈。这时候他才发现,原来他已经不知不觉的站在了大厅里,并且成为了多数人视线的焦点。

黑崎兰丸低声咒了一句,抢过那向自己递来的手机便退身往最近处的房间接电话,与此同时,不知从哪搞来帽子的郈玥正拉低帽檐从他那扇关紧的房门前经过。

******

“等了几个小时又说散会吗……”月宫林檎苦着一张脸,颓废着半弯腰,像是失了半条命似的幽幽地晃出会议室门外。

随后跟出来的卡缪冷哼了声,他瞥了眼靠在墙上的月宫林檎,目不斜视的走进不远处的电梯。

月宫林檎抬手抚着胳膊搓了两下,身体一抖后怪声嘟囔道:“‘我最多再等半个小时’,结果还不是继续等了……”他突然又觉得身体凉飕飕的,下意识往电梯那看去,门正好关上,已经看不见卡缪的声影,顿了会,他继续低声哆嗦道:“唔……冷死了,看来明天还得加衣服。”

美风蓝最后一个出来,他看了眼一旁用力跺脚的月宫林檎,一言不发的从他面前经过,走了没几步又停下,背对着月宫林檎道:“你知道……”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他停下了将要询问的话,按下接听键:“喂,社长?”

漫长的沉默之后,美风蓝回了一声“是”便将手机重新塞进口袋,这让一旁一直在试图偷听的月宫林檎更加好奇起来,他悄悄拍拍美风蓝的肩膀,见美风蓝向他侧过脸看来,便疑惑问道:“社长找你有什么事?”

美风蓝没有回话,突然反身向刚才卡缪离去的电梯走去,他看了眼满脸茫然的月宫林檎,毫不犹豫就将电梯门关上。

被搁置在原地的月宫林檎抽着嘴角,紧了紧手心的手机,委屈的嘟哝:“最近诸事不顺啊……讲什么话都会惹到人……唉……算了,回家回家。”

电梯内的美风蓝面向前方犹如镜子的电梯门,凝视那张脸突然觉得胸口处一瞬间的抽痛。

他抬手按向胸口,闷胀的感觉让他下意识地皱起了眉。

——“mr,美风,明天的meeting,you把郈玥也带过来。”

******

郈玥从刚好停下的卸货车后车箱跳下,脚踝一拧差点扭到,她拍拍胸口心有余悸的站起身来,刚转身迎面就撞上一个人,害得她又重新倒回地上。

“吓,吓死我了……”和郈玥一起撞倒的载货员起身拍拍沾上灰尘的衣服,他看了一眼缩成一团的郈玥小心翼翼的走进,继续道:“喂,你没事吧?”

郈玥愣了愣,立刻站起身来对着那身着工作装的载货员摇摇头就匆匆跑走。

载货员看着越来越远的郈玥不明所以的挠挠后脑勺,疑惑的低语:“什么啊。”

跑到街道上的郈玥弯下腰,双手支在膝盖上大口大口喘气,等终于把那股劲头缓过来,郈玥才舒口气浅笑出声,她挺直背看了眼四周完全陌生的街道,笑意又开始一点一点的收敛:“总算安全了……不过,这是哪里……”

“呜哇哇,不要靠近我,走开……”迎面而来的男生脚步飞快奔跑,他不小心撞到了郈玥,急忙按住头顶的帽子,转了好几圈后才把身体站稳。

“小翔,别跑嘛,你尝尝看啊~”

“不要,我才不要吃!”

狼狈的支起上半身,郈玥因为膝盖和手臂上的痛不由得倒抽口气。

本来在之前膝盖就因为和那个接电话的女人撞上而受了伤,这下连手臂的伤也附加上了。

“那个,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将郈玥撞倒的男生一脸歉意的在她身侧蹲下,“那月!都是你害得!她的手臂和膝盖都蹭开了。”

“诶?我吗?”四之宫那月云里雾里的,委屈的扁唇,反驳道:“为什么啊……明明是小翔你撞的。”

来栖翔从地上跳起,怒气冲冲的指着四之宫那月,大吼道:“哼!要不是因为你在后面追我,我至于跑得这么快吗!又怎么会不小心撞到她!”

“唔……小翔耍赖,明明就是你的错,还怪我……”四之宫那月语气弱弱的辩解,他垂下眼眸看到郈玥手臂上的伤时立刻蹲下身体,“啊……好像很严重,要不要我帮你去处理一下伤口啊?”

对于四之宫那月的问话,郈玥表现得格外呆滞。因为她正处于微微震惊的状态中,她在猜想,眼前的两人是四之宫那月和来栖翔吗?

“不行不行,那月,我们快把她带到你那里去,你家店里应该有些日常的急救药品吧?”

“恩。”四之宫那月用力点点头后拉起郈玥的胳膊就一顿猛扯。

郈玥就这样被他们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架着走,随后她才反应过来,立刻挣扎起四肢大声道:“我没事,你们放开我,我自己走路……”

当然,她的反抗声没有人去听,因为她已经被两人用“风”一样的速度架着离开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