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叫你馨儿吗?馨儿,让你受苦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梁轩仿佛陷入了极端痛苦之中。

当年水蓉第一次出现在他的眼前,望着她那柔弱娇美的姿态,他最初对她产生了怜惜之心。在对她进行治疗的过程中,想像着若是让她提前透支十年寿命,这个女孩子将会是多么痛苦,于是那一刻,他便对她产生了私心,便没有向她收取那十年的寿命,而是让她以后每年都来一次摘星圣殿,并且,他赠送了她一柄短剑,这把短剑就叫地斩,和他手中拿着的擎天是一对的,如果她有什么问题,两把短剑之间相互会有感应。在每次见到她时,他对她的爱慕之心愈加浓烈。

直到有一次,她忽然不来了。他思念她,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每次都吃不下饭,但是在摘星圣殿之内,他身为圣王,而且又是神族的联络员,所以他想了好多办法,都没有成功离开摘星圣殿,直到好几年之后,他才终于有了一次机会,于是便离开了圣殿,一路来到了秋锦国,寻找到了水蓉公主。

这个时候的水蓉公主,已经结婚生子。梁轩在见到她的时候,竟是痛不欲生,但还是和她进行了聚旧,分别时,他对她依依不舍,于是两人便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

梁轩觉得自己对不起她,为了向她表示致歉,他便把自己身上最值钱的天曜玉送给了她。

这一次相见,竟然给双方都带来了灾难。

首先,水蓉公主这一边,因为她自幼身子弱,而且还被人喂过慢性毒药,所以她只能生育一个孩子,但是在她与梁轩发生关系后,她便怀上了洛馨,生洛馨的时候难产,差点丧命。

洛馨出生后,母女俩的日子都不好过。首先水蓉公主生了她之后,身体更加孱弱不堪。其次洛正鹤早就怀疑这个孩子是怎么来的了,还有皇上因为水蓉公主的缘故,对这个孩子十分喜爱,导致皇后产生嫉妒之心,让得这两人最后合伙设计水蓉公主,导致离奇死亡。

之后洛馨的成长,也非常的坎坷。

然后就是梁轩这边,因为他把天曜玉送给了水蓉,而这块天曜玉就是摘星圣殿联系神族的至宝,所以这次就直接导致摘星圣殿与神族失联,摘星圣殿就这样在世人面前消失十几年。

但是在这十几年期间,梁轩从来就没有告诉过别人,那块天曜玉其实他早就送人了,而是说被他弄丢了,所以他并没有受到严重的处罚。

直到大半年前,晋弘忽然要离开摘星圣殿,梁轩这才壮着胆子告诉他部分真相,并让他寻回天曜玉。因为从小梁轩就对自己特别好,所以晋弘便一口答应了他,趁着这次去秋锦国参加七绝会师,进入将军府,“潜伏”在洛馨的身边,直到最后天曜玉得手……

洛馨点了点头,她和梁轩总算相认了。虽然水蓉公主的死,大部分都和他有关,若不是他爱上她,和她发生关系,水蓉怎么又会再生育一个孩子,以致于后来被人设计而死?

不过,水蓉的死,也不能全部都由他承担,毕竟夏饶国的欣妃给她喂慢性毒药,将她送去秋锦国当人质,秋锦国的皇后以及洛正鹤也是凶手。何况人死不能复生,谴责他又有什么用呢?

“梁轩,你竟然爱上世俗女子,而且还和她生了一个女儿!”圣皇在一旁看着这一切,觉得一切都真相大白了,不由得怒吼起来。摘星圣殿的人,从来只能与本殿之人通姻,最大的禁忌就是爱上世俗之人,而梁轩,竟然瞒了这件事情十几年!

梁轩静静地听着,最后才说道:“圣皇大人,我知错了。我愿意承担自己的罪责,但是我自己的罪责与后代人无关,也不希望自己的悲剧在后辈身上重演,还请圣皇大人成全圣子与馨儿!”

“你……你说什么,要我成全他们?”圣皇气得睚眦欲裂,血管都快要爆裂了。

梁轩说道:“没错,我曾经爱慕着水蓉,但是最终没能娶她。今天,我和水蓉的景况换成了你的儿子和我的女儿,难道你想看着他们重演我和水蓉的悲剧吗?”

圣皇咆哮道:“别拿你自己的事来说事,我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你的女儿就是你的女儿,这些事情压根儿就不能说到一块!”

圣皇说完,便吩咐身边的人说道:“把梁轩押走,让他面壁十年,另外这三人继续关在主姻堂,还有加大人手把媚儿追回来,直到她与弘儿正式完婚,她们这三人才可放出来!”

“圣皇大人,你会后悔的!”梁轩见他做出这样的决定,不由得大声地怒吼。

晋弘也大声地抗议道:“父皇,我不服你的决定与安排,就算你把媚儿追回来了,我也不会与她完婚的!”

圣皇看了他一眼,又瞪了洛馨一眼,再次头痛欲裂。

洛馨也说道:“我也不服你的决定,我从来没有做错什么事情,你没资格关我在这里!”

“圣皇大人,我过去做错了很多事,也让整个摘星圣殿蒙受了极大的损失,所以你让我面壁十年,我没意见,但是你如果想关押馨儿的话,我就有意见了。她什么错都没有,我只求你放过她!”

“父皇,我已经是小馨的郡马了,所以她就是我的妻子,你如果关押她,就等于害了我!”晋弘也站出来进行了一阵声讨。

圣皇看着众人,嘴唇不由得直发颤,他觉得自己已经够失败的了,怎么这些人,就连他的儿子,也都一个个不服他呢?

“执行我刚才的命令!”圣皇一副不容商量的语气,再次狠声道。

“不行,父皇你不能这样做,梁轩叔叔,你快想想办法吧,不要再让小馨在这里受苦了。”在圣皇的威压面前,晋弘半点法子都没有,只得把求助的目光看向了梁轩。

梁轩心念电转,忽然说道:“圣皇大人,你如果非要这样做的话,那我就只有请神王大人出来,让他对此事做出裁决了。”

“梁轩,你敢?”圣皇见他提到了神王大人,不由得一阵怒火中烧。

神王是神族的统治者,同时也是摘星圣殿的管辖者,他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可以对一切事情做出裁决,所有人在他面前都是蝼蚁,哪怕是在摘星圣殿咤叱风云,拥有至高地位的圣皇,在他面前也只有俯首膜拜。

梁轩作为天曜玉的持有者,从前的时候是神王任命的联络员,虽然他这次被关押了起来,但是神王并没有剥夺他的权利,在摘星圣殿,依然只有他才能召唤神王。

但是,只要神王一出来,当他作出裁决的时候,就算是圣皇也会有可能吃亏。

“哼,我有什么不敢?”梁轩冷笑了一声,作为神族与摘星圣殿的联络员,他召唤神王可不止一次两次了,这次请他出来处理这种事情,他又怎么会不敢?

梁轩说完后,便见他缓缓地从怀中取出了天曜玉,然后在上面注入灵力,准备召唤神王。

“快阻止他!”圣皇见他真的这么做了,心脏被气得不轻,立刻就喝令身边的人上前去阻止。

身边的人见状,急忙冲上前去要抢天曜玉。

晋弘等人也被气坏了,闪魂,乘云,流光,逐电在他的授意下,冲上前去和圣皇的人展开了激烈的抢夺。

“弘儿,你真的要与为父作对?”圣皇内心无比疼痛,他的儿子自始至终都在与他作对。

晋弘说道:“父皇,你做出的判决难以服众,所以我们就只好让神王大人出来做裁决了,我相信他会更加公正!”

这时,由于两方人马发生了激烈的争夺,天曜玉竟是“叮”的一声掉落到了地上。

“啊!天曜玉,若是它碎裂了,以后我们摘星圣殿就会永远与神族失联了!”看着天曜玉掉落到了地上,梁轩不由得大叫了一声。

圣皇也被震得目瞪口呆,急忙把自己的人叫回了身边。

然而就在这时,从天曜玉身上发出来的柔和白光越来越旺盛,越来越亮泽,这样的光芒充斥满了整间屋子,并照在每个人的身上,洛馨只感觉得到,这些光芒充满了神圣的气息,它们就像一道道阳光一样,让得人全身都暖洋洋的。

光芒之中,渐渐地出现了一个男人的影子。只见这个男人五官精致,俊朗的面容清晰可见,他身上带着一股非常威严的气息,让得整个屋子里的人非常受压迫。

他从一出现开始,就在静静地看着屋子里的每一个人,嘴角边含着一抹淡淡的微笑。

“参见神王大人!”圣皇,梁轩,晋弘,以及所有摘星圣殿的人全都对这个男人跪地膜拜。

神王大人?这个男人就是传说中的神王大人?洛馨挑了挑眉,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神王优雅的目光扫过每一个人的脸上,淡淡地问道。

“神王大人,是这样的,这里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们无法做出裁决,所以就打扰你了。”梁轩跪在地上,紧接着便把事情前前后后如实说了一遍。

神王听了,眉头不由得大皱,然后问道:“竟然有这样的事情?”

“是的,神王大人。”梁轩非常认真地说道。

“唔,既然你们已经把本王请出来了,那本王就对此事做出裁决吧。”神王沉吟道。

一听神王说要亲自裁决,梁轩,晋弘等人别提有多高兴了,可是圣皇以及汪执事,邱执事的脸色却是非常的难看。

“请神王裁决。”梁轩再次恭敬地说道。

神王看了他一眼,缓缓地说道:“千年以来,我摘星圣殿本着维系人界平衡的原则,对世俗界予以救治,所以在世俗界声誉良好。可是这一次,汪执事,邱执事二人在世俗界大闹,对世俗之人出手,严重损坏了我摘星圣殿的声望,这一次,我就要对你们做一次小小的惩罚。”

什么?汪执事和邱执事听了,脸色不由得骤变,不知道神王大人将会怎么样处罚他们?

只听神王继续说道:“这次就撤销你们二人主姻堂执事的职务,给我好好反省三年,三年后看表现,若是表现良好,我再恢复你们的职务。”

汪执事和邱执事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他们竟然被神王大人撤销了职务?

本想辩驳些什么的,可是一想到对方是至高无上的神王,权力比圣皇还要大,他们便只好闭了嘴,毕竟,撤销职务三年,这也不算什么大的惩罚,大不了这几年他们好好思过,到时候神王大人若是看他们表现良好,就会给他们恢复职务的。

“谢神王大人格外开恩。”二人低下了头,恭声道。

可是,这二人虽然表面上接受惩罚了,可是对洛馨多少还有点怨恨,不知道神王将会怎么样处罚她?想到这里,二人便又把目光看向了洛馨。

神王的目光也看向了洛馨,沉吟了一会儿,然后又看向了晋弘,然后问道:“晋弘,你真的要娶她?”

晋弘一怔,本来以为神王会像圣皇一样强烈反对他的,可是看神王的神色,似乎不是那么一回事,莫非神王是想替自己作主?

“是的。神王大人。”晋弘抓住了这最后一线机会,恭声道。

“这个,我也不能完全替你作主,一切都得看你自己的造化。”神王突然呵呵笑道。

“这……”晋弘有些摸不着头脑。

神王解释道:“本来,如果蒋媚现在就在眼前的话,我是不会这么说的。关键的问题在于她已经出走,所以我无法做出裁决。但若是你们能把她找回来,好好地解决这件事情,至于你最后将与谁完婚,就得看你自己的造化。”

什么?晋弘气得嘴唇一颤,神王竟然要他把蒋媚找回来,如果是这样的话,圣皇一定会逼着他娶蒋媚的。

“怎么?我们摘星圣殿一向和平安祥,如果你连这三者的关系都解决不了,日后你又如何领导摘星圣殿走向辉煌?”神王又微笑着说道。

晋弘瞬间像是明白了什么,有些恍然大悟地说道:“神王大人,如果我能把媚儿找回来,和她进行和平商谈,用和平的方式解决这件事情,让得她认可我和小馨在一起,你就不会反对,是吗?”

神王点了点头:“本王正是此意。”

“神王大人,太好了!”晋弘心里不由得一阵兴奋,在神王大人的裁决之下,他娶小馨总算还有点机会。

神王紧接着又说道:“但如果你把蒋媚找回来后,矛盾进一步恶化的话,此话就不算话,必须按摘星圣殿的规矩办事。”

“这……”晋弘兴奋的心一下子就又冷了下来,蒋媚会不会答应,这是摆在他面前最大的难题!

圣皇听到这里,便站出来说道:“神王大人,请容许我说一句。我们姑且不说能否找到媚儿,她是否会愿意和弘儿进行和平商谈,就说她即使同意了让弘儿娶了这位洛馨姑娘,可是洛馨姑娘并非我摘星圣殿的人,她怎么能嫁为圣子妃?”

神王沉吟了一下,便说道:“刚才梁轩不是说过了,洛馨姑娘是他的亲生女儿,是不是?”

“嗯,是,是。”圣皇默默地点了点头。

“这样的话,她身上不就具有了摘星圣殿的血统?”神王紧接着又问。

“嗯。”圣皇马上就明白了神王的意思,急忙又说道,“可是她毕竟不在我摘星圣殿长大,也没有入籍我摘星圣殿。”

神王说道:“所以,我就这样说嘛,这得靠他们的造化。”

圣皇咬了咬牙,心里非常的不服气。洛馨虽然是梁轩之女,但她毕竟来自世俗界,自己的儿子怎么能娶一个世俗界的女人?

不过眼下神王已经作出了这样的裁决,他再怎么反驳也没有用。眼下的办法就是先找到蒋媚,等她回来之后,再让她嫁给晋弘就是了!

“谢神王大人。”圣皇也恭声道。

“梁轩,你犯下的过错太多,按照规矩,本王是要将你带回神族处罚的,但念在你们父女初次相逢的份上,本王不对你作出惩罚,本王只希望你和自己的女儿好好相聚。”

“谢神王大人,谢神王大人!”梁轩不由得又惊又喜,他早就知道神王是个大慈大悲之人,不会随随便便地处决人的。

没错,在摘星圣殿这十几年,他从来就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女儿,更加不知道她吃尽了苦头,所以他必须趁着这次机会,好好弥补这份父爱。

“好了,这次的事情就这样了。你们都按照本王刚才说的去做吧。”神王说完,身影便渐渐地淡化,最后伴随着白色的圣光消失。

梁轩捡起了地上的天曜玉,重新将它检查了一遍,发现并没有什么损伤,这才松了一口气。

屋子里众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中。

圣皇看了众人一眼,说道:“按照刚才神王大人的判决,我就撤销对你的监禁,恢复你的自由,但是你必须好好照顾你的女儿。”

“谢圣皇大人。”梁轩恭声道。

圣皇于是便让人将洛馨等人安顿好。紧接着便又对晋弘道:“弘儿,媚儿这次出走的事情,起因我们也不清楚,但既然神王大人做出了这样的裁决,接下来你就和我一起派人去将她寻找回来吧。”

“是,父皇。”晋弘认真地说道。

一切都处理好了之后,洛馨,采荷,献菊都被安顿到了一间比较舒适宽敞的大房间,大房间里面的家具设施都非常好,在这里,仆人们送上来的饭菜也都非常丰盛。

住在这么舒适的房间里,吃着这么美味的佳肴,三人这连日来的怨气和疲劳也都消逝而去。

由于洛馨已经和梁轩相认,所以接下来的日子,她这位父亲对她极尽关怀备至,什么都对她有求必应,不让她在这里受半点委屈。

这是洛馨穿越到这里来之后,再一次感受到了人性的关怀。有这位父亲在这里,她多次想离开摘星圣殿,都找不到借口,梁轩反而很希望她一直留在自己身边,因为他相信晋弘一定会找回蒋媚,然后和平商量,解决一些麻烦事的。

而到时候,洛馨成为了摘星圣殿的圣子妃,他们父女俩相处的机会就更多了。

时间缓缓地过去了半个多月有余。

这一天,洛馨走出了住处,在外面散步,走着走着,忽然发现前面走来了一个熟悉的人影,当她看清那人的长相之后,不由得暗吃了一惊,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于是,她转身就想走。

“洛五小姐,你难道不想见我?”走来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邵翼瑾。

洛馨眉头皱了皱,回头看着他,问道:“这里是摘星圣殿,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邵翼瑾道:“从你离开夏饶国皇宫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暗中跟着你,一直到进入这里,还有你在这里发生的所有事情,我全都知晓了。”

“你……”洛馨一阵无语,她实在想不明白,摘星圣殿这个地方如此隐秘,邵翼瑾究竟是怎么进来的?

但是,她并不知道,那天在云雾山外,当她用令牌打开隐蔽的大门的时候,邵翼瑾等人本来是想跟着进去的,岂料那门竟然关闭了。邵翼瑾心急如焚,无计可施之下,便把主意打到了那十几个被洛馨用“软骨弹”放倒的护卫团成员身上,他从自己身上掏出随身携带的解药,以他们把自己带入摘星圣殿作为交换条件,给他们服了下去。这就是为什么后来洛馨让圣皇对采荷进行施救的时候,乔光会那么快就闯进大殿。

至于邵翼瑾,他被乔光等人带进来之后,便被安顿在这里,鲜少有机会出来露脸,直到现在大半个月时间过去,他才和洛馨相遇。

“洛五小姐,跟我回去,跟我回到秋锦国。”邵翼瑾急切地说道。

“我凭什么要跟你回去?”洛馨铁青着脸,语气非常冷漠地说道。

“我不会看着你嫁给晋弘的,我会带着你离开这里,快跟我走。”邵翼瑾看着她的脸,再次喃喃地说道。

洛馨脸色一沉,他对自己还是那么不死心吗?从他给自己退了婚之后,她和他就已经注定不可能在一起了。

“我不会跟你走的!”洛馨眼看着他的手要伸过来了,但狠狠地一甩手,转过身去。

“你为什么不愿意答应我,跟我离开?难道你认为晋弘把圣女带回来之后,你们三人的事情,真的能和平解决吗?”邵翼瑾冷冷地说道,“晋弘要娶的人是圣女,不会是你!所以你如果不想看着他们成亲的场景,现在就跟着我离开!”

洛馨呵呵一笑,她现在留在摘星圣殿,除了和梁轩相聚外,没有其他原因,所以,不管怎么样,她目前是不会离开的!

眼看着她又抬步要走了,邵翼瑾再也忍受不了眼中的怒意,他一路从秋锦国来到夏饶国,再从夏饶国追到摘星圣殿,难道换来的只是她冷漠的背影吗?以前,他只是给她退了一次婚而已,为什么连给他补偿过失的机会都不给?

“咻——”的一声,他身形一闪,就挡在了她的面前,说道:“跟我离开这里!”

“你是什么人,竟然敢为难馨儿?”梁轩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眼前,当一看到邵翼瑾对洛馨动粗时,眼中顿时怒火翻滚,厉声暴喝道。

“主子,你怎么了,没事吧?”紧随着梁轩,采荷和献菊也适时出现在眼前,当看到邵翼瑾对洛馨拉拉扯扯的时候,两人眼中一阵惊慌,她们怎么都想不到,这个秋锦国的太子竟然也会来到摘星圣殿。

“没什么,我跟她是熟人。”邵翼瑾看着梁轩三人,语气十分淡漠地说道。

“呵呵,熟人?怎么我看你像是拦路抢劫的呢?”梁轩看了看洛馨阴沉的脸色,发现她对邵翼瑾非常冷漠,顿时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邵翼瑾道:“这不关你的事!”

梁轩道:“她是我的女儿,怎么不关我的事了?”

邵翼瑾一怔,半天才反应过来,望着梁轩半晌,这才呐呐地问道:“你是她的父亲?”

在离开秋锦国之前,他就听自己的父皇提起过洛馨的身世,当然知道梁轩其人,没想到,现在这人就出现在眼前,让得他呆愣好半晌。

梁轩道:“没错!快放开她!”

邵翼瑾道:“就算你是她的父亲,我也是不可能放她的!”

梁轩怒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邵翼瑾道:“我想带她离开这里!”

梁轩气得大声地咆哮了一声,想带着她离开这里,门儿都没有!

“这里是摘星圣殿的地盘,你休得放肆!”梁轩大吼道。

邵翼瑾跟他怒目相对,半点都不相让。

就在这时,乔光远远地从远处跑来了,当看清眼前的状况时,不由得吃了一惊。

“圣王,洛姑娘,圣皇大人和圣子派出去的人把圣女带回来了,他让我通知你们去大厅!”乔光十分郑重地说道。

圣女回来了?梁轩和洛馨都不禁吃了一惊。

“好,好,我们这就去。”梁轩非常高兴,只要圣女回来了,那么他们的事情就该办了。只是,一想起接下来的事情将会怎么发展,他却又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邵翼瑾神色却是一阴,看了洛馨一眼,心情非常复杂。

“洛五小姐,你能不能跟我打个赌约,如果晋弘娶圣女的话,你就跟我走,行不行?”邵翼瑾被迫得没辙了,只得出此下策。

洛馨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邵翼瑾大声地说道:“你答应我!”

洛馨道:“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不会跟你走!”

“好了,你们就不要吵了,快到大厅了。”梁轩见这两人一路上吵个不停,只得劝解。

不久,众人终于来到了大厅。

大厅的气氛非常肃穆,圣皇坐于正中座位,底下坐着众多长老,而晋弘和蒋媚则立于下首。

当洛馨等人进来的时候,大厅中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们的身上。

“小馨,你来了。”隔了这么长时间不见,晋弘别提有多么想念她了,遂立刻跑了过去。

可是,在来到她跟前时,这才发现她身边多出了一个人:邵翼瑾。

“鬼雄,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晋弘惊呼了一声。

邵翼瑾惨然一笑道:“呵呵,从前我只知道你是七绝之一的孤雄,从来就不知道你另外一个身份就是摘星圣殿的圣子,难怪你以前每次说起摘星圣殿,都对它那么了解。还有,我怎么就不能出现在这里了?我来这里就是想看你们如何处理这个结果的,如果你娶了圣女的话,我就会在你面前带走小馨!”

“你休想!”晋弘瞪着他,眼中喷着怒火。他怎么都想不到,这个邵翼瑾一直跟他作对,竟然会作对到底。

“咳咳。”圣皇见两人争执不休,觉得在大庭广众之下实在是有失面子,便故意咳嗽了一声,中断了两人的争吵。

晋弘这才回过神来,将洛馨拉到了自己的身边,目光看着圣皇。

圣皇看着两人站在一起,心中隐隐有些不快,不管怎么样,他还是非常希望晋弘娶蒋媚的。

“弘儿,媚儿,你们俩人的婚事从小就约定了,这次媚儿出走,我就不追究了,只是希望这次能把你们的婚事定了。”圣皇的目光看了看晋弘,又看了看蒋媚,便微笑道。

这两个孩子,他是从小就看着他们长大的,一个是亲生儿子,一个是义女,这两个人都是他的心头肉,他心里非常希望这两个孩子能在一起。

“父皇,上次神王大人不是说让我们和平商量,和平解决么,为什么你一人独自做出决定?”晋弘皱了皱眉,心里非常不甘。

圣皇道:“你认为媚儿会不愿意嫁给你吗?我告诉你,她以后就是你的圣子妃!”

晋弘道:“不行,一定要按照神王大人说的去做。”

晋弘说完,目光便看向了蒋媚,征询道:“媚儿,你怎么看?”

蒋媚看了看他的目光,眼里竟是有一丝失望,她和他从小就在一块长大,当然知道两人的关系只是普通的兄妹关系,所以就算现在她选择嫁给了他,这段感情也不会甜蜜。

这就是为什么上次她会不顾圣皇护卫团的追击,坚决离开摘星圣殿的原因。因为,她跟晋弘一样,也不愿意自己的命运被别人掌控。但是这一次,圣皇和晋弘竟然亲自派人去把她找回来,为了彻底解决这件事件,她只得跟着他们回来了。

她已经在心里决定,成全晋弘和洛馨。

蒋媚这么想着,便站起了身,向着洛馨走了过去。

“呃,她要干什么?”众人看着蒋媚的行动,心里颇有些不解。

晋弘和梁轩手上全都捏了一把汗,真担心蒋媚会对洛馨做出一些什么。

“媚儿,你究竟想做什么?”晋弘紧张地问。

蒋媚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走到了洛馨的面前,问道:“洛馨,还记得我吗?”

洛馨微笑道:“当然记得。只是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你是圣女。”

蒋媚也说道:“我也不知道你就是圣子心里一直牵挂着那个人,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们,当做是上次你救了我之后,我报答你的恩情。”

“这……”洛馨一下子就怔住了,有些反应不过来。

“媚儿,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圣皇本来以为蒋媚和洛馨之间也会发生什么事情的,可是眼下看着事情竟然如此圆满地解决,心里不由得十分愤懑。

“圣皇大人,媚儿已经不是小孩子,媚儿有自己的行为与主见,请你尊重我的选择。”蒋媚面向圣皇,微笑道。

“可是……你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选择?”圣皇心里不由得一阵疼痛。

蒋媚道:“圣子一向只把我当做是妹妹,而我也只把他当成是哥哥,我觉得,他和洛馨姐姐在一起才会更合适。更何况,你们在把我找回来的时候,不是说过,这件事情若是能和平解决,就算结束了吗?”

“唉……”圣皇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这是神王大人的原话,既然事情都这样解决了,他当然不敢违逆。

“好!这件事情就这样成了!”圣皇狠狠地一咬牙齿。

“小馨,我终于能娶你了!”晋弘高兴得一下子就抱起了洛馨。

可是邵翼瑾在一旁却是黯然神伤,从头到尾,他都输了,他输给了晋弘。趁着大厅里没人注意的时候,他偷偷地离开了大厅。

三天后,经过一切准备,晋弘和洛馨终于在摘星圣殿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婚礼非常热闹喜庆,除了摘星圣殿全体人员参加之外,连神王都派人来参加了。

婚礼结束之后,邵翼瑾非常伤神,对洛馨道:“虽然你成了摘星圣殿的圣子妃,但是你毕竟在秋锦国长大,在那里还有人牵挂着你,希望你有空的时候能回去看看。”

洛馨知道,他指的是太后,还有丝霜。

想想自己离开秋锦国已经好几个月了,有时间她一定会回去的,并且,不止是秋锦国,她还要回夏饶国,看看太上皇和珍太妃。

在摘星圣殿又住了三个月,洛馨住腻了,便提出回夏饶国,秋锦国。

“行,小馨,我跟你一起回去。”一提到离开圣殿,晋弘别提有多高兴了。

终于可以动身回去了,离开那天,圣皇,梁轩,蒋媚等人都前来相送。

“弘儿,记住你的身份,三个月之内务必回来。”圣皇嘱咐道。

梁轩也说道:“馨儿,记得回来啊!”

晋弘,洛馨均是点了点头,在众人的目光中,终于离开了圣殿。

一路上,二人游山玩水,好不惬意。玩了一个多月,这才回到了夏饶国。见到太上皇和珍太妃时,两人别提对他们有多担心了,不过幸好看他们没事,而且还把采荷也抢救了回来,太上皇和珍太妃也完全放下了心。

在夏饶国,洛馨,晋弘等人又玩了三个月,这才提出回秋锦国。

回到秋锦国时,洛馨不由得感慨万千,阔别了近半年,终于回来了!

一路走进皇宫,那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

“小姐,你回来了!”还没到永寿宫,丝霜就听到她回来的消息,早早就迎了出来。

“是啊,我回来了!”洛馨看着丝霜的脸,隔了这么久,这小丫头长胖了,看来她住在永寿宫,日子过得挺好的嘛。

两人寒暄了一会儿,洛馨忽然问:“对了,太后呢,她老人家怎么了?”

一提起太后,丝霜一拍脑袋,说道:“哎呀,我差点儿就给忘了,太后天天都牵挂着你呢,既然你回来了,就去看看她吧。”

见到太后时,太后别提有多激动了。

“馨儿,你终于回来了。”太后微笑道。

“是的,太后,我回来了。”洛馨微笑道。

紧接着,洛馨便告诉了太后,陈嬷嬷,梦兰,千柔,还有丝霜,说晋弘是摘星圣殿的圣子,自己已成为圣子妃,弄得太后等人吃惊不小,一直到洛馨拼命地解释,众人这才回过神来。

最后,众人大团聚,日后的生活十分幸福美满。

------题外话------

这本书完结了,谢谢亲们一直以来的支持。最近几天有点忙,所以《逆女元神师》那边可能要过几天才能恢复更新,坑就先留着了,亲们可先收藏,等恢复更新的时候再看,谢谢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