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w:500|h:396|a:l|u:]]]“主人,杀意为什么会是针对自己最重要的人?为什么能够泯灭良心去下手?执意于过去自己受过的伤害,再肆无忌惮的去伤害别人,竟然还认为理所当然。人类,真是复杂的生物。”执事眉头紧皱,似乎对人世间的爱恨情仇莫名其妙。

  “你是说佐助吗?他和鸣人都因为孤独而互相抱有好感,佐助的双亲被他的哥哥杀死,他发誓要去报仇,于是准备前往大蛇丸那里,想要借助他的力量报仇。但是鸣人却不愿意看着佐助因此出卖自己的肉身,为了复仇走向黑暗,所以拼死前来阻拦。也就在那条瀑布前面,他们进行了最后的火拼……虽然他现在还不明白鸣人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在和他战斗,但我相信他总有一天会明白。放心,佐助会放过鸣人的。”

  我目光坚毅的看向塞巴斯蒂安,发现他也正以温和的微笑看着我,“呵,被你那么辱骂,要是他还不放过鸣人,他不就成了你口中的懦夫了吗?”执事发自内心的微微一笑,眼前的这个小主人倒也有聪明可爱的一面,但是自己是否还能继续这样陪她走下去?

  我打了一个哈欠,丝毫没有注意执事眼中复杂的情绪,稳稳地被执事抱在怀里,疲倦,困意渐渐涌了上来,眼皮越来越重……

  看着我安静地睡着了,执事轻轻叹了一口气,加快脚下的进程……

  “主人,醒醒,到了,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执事抱着我单膝跪地,着陆在一座高楼大厦的楼顶上。楼顶的风将他披在我身上的外套吹得猎猎响,顶楼温度很低,我禁不住的蜷缩起身体,瑟瑟发抖,他用身体的体温温暖着我。

  此刻已经临近夜幕,天上隐隐闪现着几颗星星,远处警笛声大作,一个白色的身影在天幕中划过,霓虹灯闪耀,白色的滑翔翼优雅地穿过一栋栋高楼大厦。   呵呵,又是华丽的大盗在表演了吧。   我轻轻一笑,终于活着回来了,新一,我回来了。

  手中拽紧了十年火箭筒,生怕它消失了一样,可手指仅仅想要用力抓紧手中的东西,全身都瞬间传来撕裂般的疼痛,疼得我眼泪水直冒。

  “主人,你的伤势……”执事看着我吃痛到泪眼迷蒙的样子,露出心疼的表情,如果自己还有恶魔的治愈能力……执事低头思索了一会,低声说道:“我们先去医院看看吧。”

  “不!我想先去见新一,把……”只是微微在塞巴斯蒂安怀里扭动一下,身子侧了一下,胸口就一阵剧痛,嘴里又是一股腥甜,粘稠的味道。我拼命地将即将要吐出的血咽了下去。看来内伤很大啊。眼前突然觉得一片黑,接着就完全陷入了黑暗,晕倒在执事怀里。

  看着我安静的睡颜,塞巴斯蒂安轻轻捋顺我凌乱的发丝,温柔地说道:“遵命,主人。我会将你送到他那边。”   不知道过了多久……

  头脑沉沉的,喉咙火烧火燎,感到嘴唇干裂,我微微动了动手指,立即手被另一双温暖的手捂住,一个清脆如同银铃般的声音激动地喊起来:“小雪她醒了!小雪她醒了!”

  喉咙干得不行,我吃力地撑起身子,眼睛依旧张不开,闭着眼睛有气无力地说着:“水……水。”

  忽然,嘴唇碰到冰冷的硬质物,我猜想是茶杯,连忙张开嘴,顿时清冽的水源源不断地流进干燥的喉咙里。

  混混沌沌的脑子终于清醒了片刻,我张开了眼睛,第一个映入眼帘的就是坐在床边的小兰。

  肿的像核桃的双眼,发红的鼻子,一看就是哭多了的缘故,我看到这样的小兰,顿时感到不好意思。

  “小雪,你究竟去哪儿了?你吓死我了!我刚认的一个妹妹,在我和新一去观景餐厅吃饭时候忽然失踪,这一失踪就是接近一个星期。报到警察局又没有人管,告诉新一让他去找你,可是才发现我对你竟然所知甚少,根本无从查起。三天前,柯南发现你倒在了我们侦探事务所的门口,并且身受重伤。谁把你伤成这样的啊?你究竟遇到什么事情了?”

  料想是塞巴斯蒂安按照契约,遵从了我的命令把我送到新一的面前,也就是把我放到毛利大叔开的事务所门前。虽然这样来到了小兰家里我挺满意,但是……你这个臭执事,你人呢?给我躲哪去了?

  “小雪,你究竟遇到什么事情了?伤这么重,三天来又是不断发高烧。究竟你遇到什么了?”兰担心地看着我。

  “我……呵呵,自己摔伤的啦,没事的,不要放在心上。”我话这么说着,心里暗想:自己总不能说是被一个因为复仇蒙蔽了双眼的小男孩误伤的吧!貌似也不是误伤,只是自己去多管闲事,自找的罪受而已。   “摔伤的?”小兰惊讶地看着我。

  这时身后一个听起来很稚嫩的男童音响起,语调装得阴阳怪气:“这位姐姐真能摔啊,竟然能够把自己肋骨摔断好几根,是不是从几层楼梯上滚下来的?”

  我看向身后,大大的黑框眼镜,可爱干净的脸庞,是柯南……同时也是新一。听着他怀疑的口吻,我知道这只是他作为一个侦探,变成小孩子时候,用惯了的口吻,但是听到这句话,明显的话中有话,心里还是挺不是滋味。

  但不管怎么样,我只能强装笑颜,继续刚刚的谎话硬着头皮随口瞎编:“嗯,你怎么这么聪明,我就是从楼梯上不小心踩了个空,然后滚了下来。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倒霉,竟然把肋骨都摔断了!”

  “啊咧咧?好奇怪啊!姐姐是晕倒在我们侦探事务所门前的。可是我们就两层楼,你难道是从下面楼梯摔到上面楼梯,姐姐是在变戏法吗?还是……你是外星人?”柯南故意眨巴着眼睛盯着我的眼睛,装作无知纯真的样子,话语却是一针见血的点出了我的谎言,让我百口莫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