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称为史上最逗比的第二次星际大战,也是伤亡率最少的星际大战结束于新星历元年。{。-由尚将军颜钺一统星际,从此,整个星际进入和平统一时代。

星际元年起,大星际末日时代结束,迈进星际生息繁衍期。万物复苏,百兽齐鸣。虽然这个世界的划分仍然是主战者,服从者以及完美型辅助者。但其生态和环境,已经向着古代生态星球迈进。

星际联合军属·联合会·联政院·尚将军颜钺,星际联合军属·联合会·联政院·第一夫人墨菲,星际联合军属·联合会·财政院·财联司长刘艾,星际联合军属·总司令周诚辉,星际联合军属·联合会·农商院·农商司长墨醒及助理司长桑迪。以上,颜钺当皇帝以后的封赏,这些在古代都有从龙之功,争战勋贵,必须好好重用。

簋星正式更名为簋都,以簋星为中心,建立新的星际联合军属。取缔星联会等原星际政权组织,成立星际军事法庭,军事监狱。将以所犯罪刑定罪,第二次星际大战的始作俑者,将面临终身□□的刑罚。最终,星际法庭还是撤掉了绞刑架。

可是郑沛这号人物太过危险,不论交给谁关押都会出现意外。虽然他的支配人心能力已经滞步,可是以他如今的技能,让看守放他出去并不困难。经过再三商榷,处郑沛十年沉睡,并清理全部记忆。这个技能,只能由温晖来执行。温晖不会杀人,但是洗白人的记忆对他来说却是小菜一碟。能由温晖来洗白郑沛的记忆,对他来说是荣幸。

至于任飞和颜钺,忙完了星际联合军属成立后的一系列事宜,已经是半年以后的事情了。成立各个部门,各种机构,对于他们来说真是力不从心。好在有原来的机构撑着,原星际联合公会的会长虽然不办人事,他手下的各个部门却管理的井进有条。颜钺懒得再自己成立新的组织架构,直接拿来套用。只不过,关键位置上的人来了个大换血。

宣誓效忠尚将军的,重用,加入尚将军阵营的,可用,对尚将军服从的,留用,看尚将军不顺眼的,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没错,颜钺就是个二愣子,不懂什么以德服人,只懂以爆治爆。敢给老子穿小鞋,老子直接焚了你。反正老子现在已经进入高级中阶,老子喘口大气,你们这些小虾米就化的连渣渣都不剩。

什么?媳妇在瞪眼?嘘,咱们背地里悄悄来。谁敢告诉我媳妇?neng死你没商量!

任飞并不是妇人之仁,他只是不想看着颜钺为了政权走上杀戮那条道路,因为这样有违初中。可是如果不这样做,那些居心叵测的人绝对会窜出来搞些夭蛾子。颜钺的这一做法,无疑震慑了那些打仗的时候没出力,打完了仗想分一杯羹的旧时掌权者。该下狱的下狱,该上下放的下放。如果还不服,打,打到服为止。如果还不服,敢在老子背后搞小动作,焚了你没商量!

就这样,颜钺负责□□脸,任飞负责唱白脸。今天去这个边陲小行星视查,明天给那个贫困星球送些良种,后天又去流民基地慰问流浪儿。成立了八个流浪儿童领养机构,十个养老院,二十几个再就业工程后,尚将军夫人墨菲的佳名在整个星际广为流传。这对奸诈的夫夫,将会在星际近四百年的历史上一直得瑟着。如果颜钺的技能可以突破天际,他们得瑟的时间可能会更长一些。

已经四岁了的颜松和颜柏,还有大他们半岁的周舟以及小他们一岁的墨桑,俨然已经成为整个星际最受人瞩目的小小四人·邦。颜松和颜柏长的白白净净,任飞一度觉得他们会是两个小姑娘,虽然事情的展出了预期,明明是粉嫩嫩的小姑娘后来却长成了霸道总裁。和他们的爹如出一辙,估计即使五百年以后,这个星际有他们在,也不会泛不出什么大的浪花。

因为颜钺是一个活阎王,颜松和颜柏是阎王x2!想想就觉得心有作悸,真为未来的星际而担忧啊!

轻闲下来的任飞一度觉得没有事做,然而待颜钺也轻闲下来,他就觉得还是让颜钺去忙吧!因为他不忙的后果就是让他屁股疼以及下不了床!

还有一个好的消息要宣布就是刘艾又怀上了第二胎,对于刘艾的第二胎任飞是很期待的。周舟那么乖巧,长相和周诚辉有七八分相像,但是比周诚辉的五官要柔和不少。当然,小孩子还没有完全长开,不论男女都有十八般变化。长成小公举还是小公子,还是很值得期待的。

哦,对了,还有齐树。齐树的儿子两岁了,他承包了整个星科院。所有有价值的东西,齐树都会拿来研究一下。但是有一点,尚将军夫人任飞严禁其研制所有破坏生态环境的东西。于是,齐树就朝着可以保持生态,改善环境,如何才能更大限度利用自然能源的方向研究。初步来看,他已经取得了相当好的成绩。

颜诃和温晖,墨否和温旭,开始了真正的晚年生活。虽然对于星际主战者来说,五十岁的晚年,来的着实是早了太多。不过,如今的星际一片大好河山,如果不趁着年轻到处走走,太辜负青春了。

温晖和温旭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真正的年轻人们对此表示嗤之以鼻。你们究竟是在装老还是装嫩?一会儿晚年生活,一会儿不辜负青春。一把年纪了,说话颠三倒四,唉,果然老不正经是有出处的。

不过对于温旭来说,他的确是年轻的。错过了整整二十年的时间,在他的记忆里,自己依然是二十几岁。有着爱他的丈夫,一对可爱的儿子。虽然一梦二十年,醒来的两个儿子已经比他还要高。而且,还有了三个更可爱的孙儿。这一觉,睡的值。

至于那个任飞曾经生活过的国度,也许某夜梦回,他又会回想起来。自己正趴在办公桌上,因为批改作业太晚而睡着了。醒来后,或许会觉得是大梦一场。只是现如今,他已然分不清,哪是现实,哪是梦境。也许,庄周梦蝶,蝶梦庄周。

然,庄周梦蝶,栩栩然胡蝶也。是梦是醒,又何必追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