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他们也都没有客气,也都动起了筷子,对于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他们有所猜想,但在这个时候并不会去做什么,该来的总会是来的,至少在那些不好的事情来之前,他们应该过得轻松一点。本文由 。520。 首发

一桌人边吃边聊着。虽然彼此都已经知道会发生些什么,但在这个时候,他们一群人更像是朋友。

青松喝了好几杯酒之后,笑了笑,那笑容里参透了一些的苦涩:“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赌对,希望我三位师哥的命没有白搭。”

青松的这一句话,赫连尘和萧夜手中的动作都顿了下来,齐齐看向青松。

那三位先尊已经不在了吗?

虽然那三位先尊都没有能拿到他们两个怎么样,但是最后的最后,他们所给予的伤害也不能让那几位先尊升天。所以现在青松突然说那三位先尊不在了,他们也颇有意外。

但也只是一会之后,他们就马上明白了。

对于那样自负高傲的人来说,一场失利所带来的创伤不仅仅只是身体上的,心的创伤对他们来说,无法磨灭。心如死灰,活着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种屈辱,所以,那三位先尊才选择了这样的一个结果吗?

在想明白了这些这之后,萧夜和赫连尘也都大概明白了一些这顿饭的意义。

因为那三位先尊的死,所以现在青松打算对他们做点什么了。

光是猜想到了这一点,他们居然没有半点对青松的埋怨,甚至可以把青松有可能会做的那些事情当做理所当然。似乎看到了青松心里背上的那些包袱。

在这之前,青松对他们一直都在帮助,不顾一切。

“尽管如此,我还是按我所选择的路走下去。”赫连尘淡声的说道。

在青松要对他们做些什么之前,他先把自己的立场摆出来,就算青松曾经帮助过他,帮助过萧夜,若是现在青松也选择了去阻止他们的路,他也会不顾一切的去反抗。

这就是他的选择,为了萧夜,为了自己,一无退路的选择。

听着赫连尘的这话,萧夜心里暖意流过,嘴角边也浮起了一道浅浅的弧度,应了一句:“我也一样。”

无论何时何地,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她都会和赫连尘站在一个方向,不后退,不恐惧。

“我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回答。”对于赫连尘和萧夜的话,青松一点都不奇怪。愿意去帮萧夜和赫连尘,其实的一部份原因就是因为赫连尘和萧夜之间的那种羁绊,另一部份原因,就是他不相信这世上的命中注定,“我只是很好奇一件事情。”

萧夜和赫连尘看着青松,等着他继续说。

青松却是捏着酒杯想了想,似乎是在犹豫不决,但最后他还是问出了口,“在你们两个人的眼里,真的只是有彼此吗?”

青松的这个问题让赫连尘和萧夜都愣了愣。

或许对他们来说,青松的这个问题他们根本就不用多去想,而青松也应该清楚他们两人之间的那种情感,在他们彼此的眼里,只有彼此,不会再有其他的人那取代彼此的位置。

“或许,你们自己也不会知道。”萧夜和赫连尘的模样,青松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然后喝完手上最后的一杯酒,起身,仰天长叹了一声,说道,“你们真正的大难要来了,赶紧离开流云涯,离开朗古高地吧!”

青松的这话再次让赫连尘和萧夜一怔。

青松让他们走?

青松不是打算对他们做些什么的吗?

还有青松所谓的大难,是什么意思?

一时之间,种种的疑惑涌上了心头,就算是萧夜和赫连尘这么聪明的人也没有半点的头绪。没办法,谁让他们面对是青松呢?

青松的预知能力还有那过人的神识,所以说话都是这样让人难以猜测。

“不要去疑惑什么,我是不会杀你们的,因为我在你们的身上赌上了一生最大的赌注,我很想看看,这一切最后的结果是什么。”说最后这一句话的时候,青松的目光看向远方的天空,有些迷茫。

这样的青松让萧夜和赫连尘心里不禁有些不安。

“赫连尘,你感觉到了吗?”这时,萧夜突然传音给赫连尘。

“血腥的气息。”赫连尘回应道。

他感觉到了,一股血腥的气息飘浮在空气之中,那样的一股气息从最开始的很淡,突然之间就变得很重。一股浓浓的血腥气息。

赫连尘和萧夜都不禁站起了身子,神识迅速的扫向更远的地方,然而感知回来的,却仍然是那铺天盖地的血腥气息,这样的一种气息,足以说明,在这附近,正有一场血腥的大屠杀。

“这大概就是恭远倾所感知到的灭族之祸吧!”青松淡声的说了一句,然后身形一闪便消失,留下一句余话在空中飘荡,“想好好的活着,就赶紧的离开这里。”

“娘亲,发生了什么事,气息里怎么全是死人的味道?”一直只顾着吃的小龙狮直到这时才恍然的察觉到不对劲的气息。

“朗古高地那边可能出大事了。”萧夜轻声的说道,眼眸子里情绪复杂,毕竟神识所感知以的那股血腥气息是如此的浓烈,那该是一场多么大的屠杀才能如此。

而这样的一场屠杀只有一个可能,被屠杀的人,是恭远一族的人。

如果真是那样,那这将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会是谁敢跑到这朗古高地之上来,又能造成如此的伤害。

萧夜的脸色是真的不太好看,连小先尊都让他们先走,看来眼下发生的事情真的不一样。

萧夜看向了赫连尘,眼神里似乎是在询问赫连尘,接下来他们该怎么办。

赫连尘的脸色也是不太好看,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好一会之后,他才说道:“就这样离开的话,都不是你我的性格。”

萧夜立马明白了赫连尘的意思,当下就点了点头:“那我们现在就过去看看,迷儿他们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眼下的情况似乎变得越来越混乱起来,原本萧夜只以为恭远一族这时的敌人只有她和赫连尘而已,但看情况,似乎还有第三方的人出现了。

而这第三方的人,实力却是如此的惊人。

商量好了之后,萧夜和赫连尘还有小龙狮便朝朗古高地的方向赶去。

近高地越近,就越能感觉得到那股腾腾然的血腥味,那股气息仿佛铺盖了整个天地一般,光只是这样感觉着都会让人有一种恶心的感觉。

三个人刚到出流云涯,还在铁链上时,就远远的看到了高地那端上站着几个人。

那些人就好像是在等着他们一样。

等萧夜一行人靠近看清那几人的面目时,内心都不由得一惊。

那站在为首的男人,身子笔挺,一身紫黑锦装,漆黑发亮的裘袍披在肩上,一头黑发用玉冠高束在头顶上,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奢贵而又冷漠的气息。

那一张脸,白皙得像是一张纸,而那眸孔却又漆黑得如黑洞,那嘴唇呈现出一抹黑紫的色彩。看起来有些诡异的感觉。

但不可否认,这人给人的感觉是那样的突显,自身所流露出来的那股气息让人不敢有半分的轻怠。

而这人,却是萧夜和赫连尘都认识的人。

东晋国太子,段云涯。

不错,站在那一群人之首的人,正是段云涯,不过现在的段云涯也已经不再是太子了,而正式成为了东晋国的国君。

对于段云涯突然出现在这里,萧夜和赫连尘心里能不吃惊吗?

这太突然了。

而眼前的段云涯给他们的感觉早已经和过往的感觉不一样了。气息,感觉,所有的一切都不同了。

曾经的那个段云涯看起来有些不成熟,让人不容易有戒心,而眼前的这个段云涯,却只是这样一眼都会让人有一种莫名的压力,那眼神,那气息都有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段云涯就那样负着双手于后,一脸没有表情的看着他们。

萧夜目光再看向段云涯身边的另外几个人,这不看还好,一看整个人就僵了僵。

琅玡!!

是的,萧夜没有看错,站在段云涯身后侧的那个一身黑袍子的人真的是琅玡,那没有改变的装扮,那根狼头杖子,还有那阴沉沉的一张脸。

萧夜真的没有想到,还会再看到这琅玡。

在东晋国的时候,琅玡是她最大的敌手,可是后来,琅玡不是被赫连尘给解决掉了吗?为什么现在还会出现?

萧夜的眸子微蹙了起来,心里的不安也开始扩大。

看来段云涯真的不是过去的那个段云涯了,琅玡现在会出现在这里,应该就是他的杰作了。

再看另外的两个人,对于笛音,萧夜只是有些小意外,因为小龙狮风竹他们能从东晋国逃出来,都是笛音帮的忙。可是后来觉得段云涯应该不会放过笛音,没想到现在笛音还好好的活着。

如此也好。

然而笛音身边站着的那个小身影,也让萧夜再次一惊。

是双双。

那微有肥胖的小身子,穿着一身华丽的衣服,腰术玉带,头戴金冠,那样的风格和笛音非常的相似,但是双双的一只袖子看起来空荡荡的,显然的,他失去了一只手臂。

关于双双死掉的事情,小龙狮也和她说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