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历代皇后没几个听说过是得宠的,所以我对那皇后的位置并不感兴趣,甚至我有想出宫的想法了。

  然而太后却希望我得势,因为我爹在刺杀的事情上出了极大的力气,而且我父亲又极疼我,姐姐已经疯了,傅家也没女儿,就算有,也是不行的。

  所以,我才成了炙手可热的人选。

  太后的雷厉风行似乎成了习惯,过不多久,大娘就以身体不适且要照顾姐姐的原由退去了家里的寺庙修行,我娘即刻被扶正。

  这样,我的封位似乎就名正言顺了。

  这样的顺利,我竟有些不习惯了。

  这以后,到底还有多少波折苦难等着我,这以后,到底是多少未知的事情的开始呢?

  我登上了后未,我曾经说过,假如我不当皇后,别人也不能当的,其实我的心里,才是最渴望当皇后的人。

  “薛念念,我说过只要你没事,保证你的美梦成真。”子哲悄悄付到我耳边说出那年在郊外我摔马后说的。

  我甜美无害的笑了,那话,果然是子哲说的!

  我穿着绣金线的凤,与子哲双双站在龙坐前接受着众人的膜拜。

  这也许并不是故事的结束,也许是才是故事的真正开头吧!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