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章溪云雪悠悠转醒,眨了下双眼,见自己是身处在营帐之中后,便仔细地打量着。待发现西夏的大旗之后,她咬着牙忍着身上的剧痛,翻身下榻,冲出帐外。

脑海里不断地回想着蓝明仪在她耳边说的话。

“若要苍大哥活命,就必须让西夏的皇帝亲自去换。她不紧紧要西夏,她更像要得到的便是西夏的皇帝,你的夫君……恐怕此时,他凶多吉少……雪姐姐,对不起,我也是迫不得已!”

当溪云雪看到营帐之外满目的白色随着细密的微风荡漾着,溪云雪忽然觉得天玄地转。她在心中悲戚地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

她抓住路过她身边的士兵,面部狰狞,目光凶狠地大声问道,“谁牺牲了?哪位将军牺牲了?”

那士兵似是被溪云雪狰狞的面孔吓到了一般,身体不由地颤抖着,哆哆嗦嗦道,“是,是皇上驾崩了……”

皇上驾崩了?不可能,羽月夜怎么可能会死?她离开的时候,他还好好地呆在营帐里,温柔地对她笑着说,“我等你凯旋而归……”

不可能,不可能,他不可能会丢下她一个人的……

当溪云雪步履踉跄地走到那摆着羽月夜尸首的营帐外,眼泪婆娑地望着那直挺挺地躺在榻上的人,面色苍白中带着铁青,那英俊的脸庞浮肿着。她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悲痛,悲恸地大哭起来。

是怎么走到他身侧的她已经不记得了,只觉得那冰凉的尸体,透着刺骨的凉。溪云雪的手一点一点地摸着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摸到手腕处,她的手忽然一顿,快速地翻开他的手腕瞧去。

似是得到确认了一般,溪云雪忽然跌坐在地上,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地,将众人吓了一跳,似是撞了邪一般。

溪云雪将凤歌唤来,“师兄,你来看看……”

当看到凤歌眼中的恍然和自责,那眸底夹杂着担忧和释然。溪云雪的笑容更甚。

“来人,撤了丧,将这人赶紧烧了……”溪云雪道。

她的目光越过营帐望向远方,似是在那里,有羽月夜的影子,那里就是羽月夜所在的地方……

半年后。

溪云雪率领着西夏大军一直南下,将秦国的敌军驱逐出了西夏的边界。秦国损失惨重,请表议和。

西夏皇帝羽月夜在征战中失踪,由太子小宝带由监国,祁南王为辅助左右。

溪云雪站在别山之上,俯视着西夏辽阔的疆土,那夕阳的光辉洒向她娇艳的容颜,她就如一朵美丽的沐水芙蓉花一般,傲视在淤泥之中,洁白。

(完)

[连载中,敬请关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