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他只知道一件事,他爱她,深刻的爱着她,在她面前,什么都不重要了,什么霸权帝业,他无所谓,他只想和她永远在一起!

两人走入寝宫之后,夏芷蕾主动出击,她伸手圈住安得烈的脖子,开始认真的亲吻他,她是真的很喜欢他,但是过了今天,他们注定只能成为敌人!

轻柔的吻印在安得烈的嘴唇之上,在他的心底燃气一簇簇的火苗,他开始回吻她,两人的身躯在彼此的亲吻中抖动着。:。

夏芷蕾双腿环上他的腰,仿佛在向他发出邀请,安得烈望了夏芷蕾很久很久,似乎在确认什么般,最后进+入了她!

他的世界中只有她,只剩下她!

“烈!”夏芷蕾低声呼唤,彼此的身体紧密的接触交融,她的身体在颤抖,不管他对她怎么样,他曾经多次救过她,她真的舍不得伤害他,毕竟她是真心喜欢过这个男子!

“芷蕾。。。”安得烈低喘的声音在夏芷蕾耳边轻柔的响起,“我爱你!”

“我该相信你吗?”夏芷蕾静静的看着安得烈,他的怀抱很暖,让她迷恋,可是他的谎言太多,她无法再相信他!

“芷蕾,我会向你证明我对你的爱!”安得烈紧紧的搂着夏芷蕾柔软动人的身躯,亲吻她的眼睛,夏芷蕾手指微微探入空间戒指,她在害怕,她不敢拿出魔力召唤令,可是她已经答应仙蒂大陆的光系势力,这件事她会为他们办好!

她细细的描绘着安得烈俊美的五官,正预备乘他放松之时,将魔力召唤令拿出来,可是她发现大帝的目光有些落寞,她心底一凉,难道大帝已经察觉她的用意?

要知道大帝非常聪明,世间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夏芷蕾深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变得平静:“你都知道了?”

“嗯?”安得烈微微一愣,他的目光始终带着一种无名的落寞,淡淡的微笑让夏芷蕾看得心跟着痛起来。

“你知道我接近你的目的,是吗?”夏芷蕾向后退了一点,看到大帝的神情,她便清楚了,原来从一开始他便知道自己对他有目的的接近!

“芷蕾,你想要我怎样,只要你一句话,我都会心甘情愿去做!”安得烈好听的声音听在夏芷蕾耳中却让她呼吸一窒。

夏芷蕾冷冷一笑,伸手狠狠推开眼前的男子,伸手将脱去的衣服穿好,她的目光逐渐变得冰冷噬骨,她冷哼:“大帝,演戏演过头了!”

“芷蕾,要如何你才肯相信我对你是真心实意的?”安得烈脸色一白,压抑的痛苦不可抑止的迸发出来,当她不在他身边,才蓦然发觉她之于自己的重要性,没有她的夜真的好寂寞,好漫长,每天都在想她,每一次想念都让他沉醉!

很长一段时间,他没有看清自己的心,可是现在他清清楚楚知道,他爱她胜过一切,可是她却不相信了!

“要我如何相信?你拿出过诚意吗?我想得到你身上的暗系魔力,你愿意将它给我妈?”夏芷蕾大声质问道,最感人的是矢志不渝的真情,只要他真的爱她,她相信会感觉得到的,她不相信他对她出于真心,他接近她,无非是为了核武器和光系魔力,还有治疗他的至寒极体质!

“芷蕾,暗系魔力是夺不走的,和你一样,这种东西植根于灵魂,就算是借助魔力召唤令,也不行!”安得烈试图解释,却被夏芷蕾冷冷打断了。

“你当我是傻瓜吗?弄这么个理由糊弄我?”夏芷蕾出声讽刺道,雪枫尘既然叫她来夺取安得烈的暗系魔力,那么一定有他的道理!

“即便暗系魔力夺不去,但是它可以被废去!”安得烈深蓝色的眼眸无比深情爱恋的看着眼前的女子,温柔的手中抚摸着夏芷蕾的脸孔。

“你愿意为我废去它?”夏芷蕾语气中带着几分不可思议,她当然不相信安得烈的话。

“可以,只要你一句!”安得烈充满爱意的对夏芷蕾对视,看到她紧蹙的柳眉,他想为她抚平她的烦恼,他可以为她做任何事!

“若你真这么做了,我可以考虑原谅你!”夏芷蕾看着安得烈白皙的俊颜,她说这句话不只是开玩笑,更加为了分散他的注意力,她决不会相信安得烈会为她做出任何牺牲。

一想到他对她所做的一切后,她的心跟着变硬,暗自下定决心,她毫不犹豫的从空间戒指拿出魔力召唤令,其实属于暗神夜祗的暗系魔力谁都不能真正夺走!

魔力召唤令一经拿出,安得烈的脸色苍白了好几分,他可以为她废除魔力,他愿意为她做任何事,可是却不想她要的竟然是他的命!

若是在他健康的时候,魔力召唤令对他不会有任何影响,但是他身中暗印,此刻,魔力召唤令对他来说,是致命的!

魔力召唤令能够催动暗印在他身体中快速运行,最后将他彻底吞噬!

他淡淡的微笑,伤口就像他一样,如此倔强,不肯愈合,因为内心是温暖潮湿的地方,适合任何东西生长。

是宿命吗?

他如此固执,任性,偏执地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

他知道,她对他根本没有到爱的程度,否则她能感受到他的真诚和他的爱,她对他或许是淡淡的喜欢,也许是深深的喜欢……

重要吗?

他们走到这一步,到了最后,最悲哀的分手竟然是悄无声息!

山是水的故事,云是风的故事,她是他的故事,可是,他却不是她的故事……

当看着浑身是血的安得烈之时,夏芷蕾彻底慌了,她只是想取走他的暗系魔力而已,却不想他会倒在血泊之中!

“烈,烈,你怎么样?”夏芷蕾丢开手中的魔力召唤机,慌慌张张的跑上去想要扶起躺在地上的男子,可是她发现他身上的血液奔腾不息,仿佛永远都止不住般。

“烈,不要离开我,求你了!”夏芷蕾摇晃着安得烈的身体,将他紧紧抱在怀中,此刻,她心中痛得无以复加。

“如果可以和你在一起,我宁愿所有的星光全部陨落,因为你,芷蕾,是我生命里,最亮的光芒。”安得烈脸色无比苍白,血液褪尽,若能够在她怀中死去也是一种幸福的事情吧!

“烈,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我们在一起,我们永远不分开!”眼泪疯狂的涌出,夏芷蕾将自己身上的光系魔力传递给安得烈,企图为他治好那些血淋淋的伤口。

“芷蕾,你爱我吗?”安得烈淡淡笑着问道,目光有些涣散,他深深的注视着眼前的女子,希望她能给他最后答案。

“我爱你,我爱你!”夏芷蕾立即答道,或许就是从这一刻起,她深深意识到自己爱他,看到他倒在血泊之中,她的心脏仿佛停止了跳动!

她想到魔力召唤令是雪枫尘交与她,雪枫尘肯定知道其中的缘故,她用颤抖的手将安得烈拖到床上,用被子盖住他,沾满血的手轻轻抚摸着安得烈的脸孔:“烈,等我,我去找人来救你!”

她说完,快速转身,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朝仙蒂大陆奔去,此刻她拥有芙洛的全部魔力,所以速度非常快。

她离开之后,一道黑色的邪魅身影出现在寝宫之中,来者正是邪翼魂!

邪翼魂目光冷冽,一步一步走到安得烈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安得烈,不,应该称呼你为夜祗,没想到你会有这么一天!”

安得烈目光很淡很淡,虽然他的身体状况很差很差,但是他却强撑着,他想等着她回来,想要再看她一眼,可是当邪翼魂出现之时,他清楚,邪帝决不会放过他!

“小蕾蕾只能和我在一起,所以,你必须死!”邪翼魂的声音宛如从冰水中捞出来一般,他从空间戒指中掏出一叠图像,那正是之前他与夏芷蕾亲密拥抱的图像,他将图像一张一张的摊开,嘴角泛起一抹弧度,“小蕾蕾从未爱过你,她早就背叛了你,小蕾蕾心底爱的人是我,只能是我!”

安得烈看着那一张张图像,里面的夏芷蕾笑得好美好美,只可惜那美好的笑容并不是对他,而是对另外一个男人!

许多往事在眼前一幕一幕,变得那么模糊,曾经那么坚信的,那么执着的,一直相信着的,其实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

他突然发现自己很傻,傻的不行,一道强大的魔力掠过,直直进入安得烈的心脏,安得烈嘴角泛起一抹讽刺的笑容,他嘲笑自己怎么这么傻!

她的世界没有他,他的世界只有她。

世界就是这样,从来没有公平可言。

这是一场没有时限的角力战,谁在乎的越多,就输的越惨。

心太痛,太痛……之后便麻木了,感觉不到痛了。

她说爱的时候,是无心之过,他却傻傻的感动了!

一生一世如梦初醒!大彻大悟!

一股透明的魔力缓缓萦绕在安得烈的四周,透明的魔力预示着终极进化,代表着神之境界的突破,晋级到魔力境界之最高点,凌驾于大自然和万物之上的万物唯我之境!

安得烈的身体缓慢的被浮起,在空中旋转一周,最后消失不见!……

夏芷蕾刚刚到达仙蒂大陆,还未来得及找到雪枫尘,就感觉到心底一阵绞痛!

“烈!”她意识到不好,急忙使出全身的力量,往回赶去——

当她再次回到寝宫之时,却没有找到安得烈的身影,只有一地的血液提醒着刚刚发生的事实!

她全身无比僵硬,愣愣的看着正要离开的邪翼魂,嘴中无比苦涩:“你杀了他。”

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句,一直以来,邪翼魂就宣称要让安得烈付出最惨烈的代价,有这么好的机会,他岂会错过?

一切都是她的错,是她任由邪帝的恨意发展,让邪帝误以为就算他杀了烈,她也不会说什么!

天空中飘起了洁白的雪花,今日,她看清了安得烈对她的爱,因为明明他可以躲开,他可以推开她,甚至于杀了她,他却没有,他用他的生命证明了对她的爱!

当你喜欢我的时候,我不喜欢你,

当你爱上我的时候,我喜欢上你,

当你离开我的时候,我却爱上你,

是你走得太快,还是我跟不上你的脚步……

大帝,你怎么可以,在我彻底爱上的时候,这般残忍的离开我!

夏芷蕾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崩溃,曾经那么美好的笑容出现在她的生命里,可是最后还是如雾般消散,而那个笑容,成为她心中深深埋藏的一条湍急河流,无法泅渡,那河流的声音,成为她绝望的歌唱。

“你走吧,我再也不想看到你!”夏芷蕾转身,不再看邪翼魂,无边无际的痛苦包围了她。

“小蕾蕾,你爱上了他,是吗?”邪翼魂心中一痛,声音带着几分颤抖问道。

“是啊,我爱上了他,真的好爱好爱,只是我发现的太迟了,邪帝,若你真心爱我的话,请在离开之前,将真相告诉我!”夏芷蕾轻轻闭上眼睛,没想到悲伤痛苦可以这么深,她几乎无法呼吸,心好像少了一块,连灵魂都不完整!

“小蕾蕾,我——”邪翼魂抬起纯黑色的眼眸凝视着夏芷蕾,深沉的悲苦袭击了他,他做错了吗,她要对他彻底关上心门,是么?

“你走吧!”夏芷蕾不再勉强,至身与漫天的雪花之中,她的身影越来越变得不真实,仿佛要乘风归去一般。

“安得烈没有将夺取你的魔力,他只是好心将你身体里的暗印转移到他身上,他没有伤害你,小蕾蕾,你一直在误会他!其实,这件事我最初也不知道,后来从雪枫尘那里得知!雪枫尘对暗神有着偏执的、本能的厌恶,是他借你的手杀了安得烈!”邪翼魂眼底悲痛很深,连他自己都没想到,他竟然爱一个人,爱得如此之深,如此之深!

他发誓,他真的很爱她!

很爱她!

甚至可耻将安得烈杀害!

他知道这一辈子,一辈子,只会爱她一人!

可是却无法拥有她!

“小蕾蕾,你好好保重,我走了!”邪翼魂深深看了夏芷蕾最后一眼,转身离开,或许有时候真爱就是放手吧!

苦笑欺上嘴角,唇齿之间的涩,只有他自己懂!

夏芷蕾,你一定要记住,我真的很爱你!

很爱很爱你!

自从爱上你之后,我的人生中,只有你可以任意欺负和伤害我!

你可知道,这一刻,我的心,好痛,真的好痛!

我的性格好强,爱吃醋,可是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源于爱你,想要与你在一起!

明明爱很清晰,

却又接受分离,

我只剩思念的权利,

或许你会恨我,

但是总比,在你心底一点痕迹都没有来得好!

小蕾蕾,你恨我吧……,我不介意,因为我爱你,我会将这份爱,深埋心底!

我最爱的……夏芷蕾,你一定要幸福,快乐!……

夏芷蕾缓缓转身,看着邪翼魂离去的背影,泪水将她彻底淹没,她出神的看着漫天的大雪,心底在呼唤,烈,你到底在哪里?

不管你去哪里,都带上我,好吗?

“烈,你在哪里?”夏芷蕾疯狂的朝着天空喊道,跌倒在雪地上,痛苦的哭泣,烈,不要离开我!我的世界不能没有你!……

一年后

夏芷蕾不仅是昔兰总统,由于她安道斯皇后的身份,她同样掌管着安道斯帝国,成为大陆上权势最大的女人,并且她垄断了核武器技术,世界上没有人敢挑战她!整个世界以她为尊!

安道斯和圣多美实现了和平,圣多美一改侵略主义的国策,开始朝和平帝国的方向过渡,圣多美有史以来最富盛名的皇帝邪翼魂悄然隐退,消失在政坛之上,没有人知道他的行踪,也没有人再看见过他!

小金和玫瑰一直陪伴着夏芷蕾,帮助她出谋划策,为她排解分忧,两个小东西似乎看对眼了!

雪枫尘利用她借刀杀人,她以光神之名,在雪枫尘认错之后,判处雪枫尘闭关百年作为惩罚!

在她的大力宣扬下,暗系和光系之间的矛盾逐渐缓和,两系之间的坚冰已经开始融化,甚至开始有一些交往!

夏芷蕾坚信,光系和暗系可以共存共荣,或许有一天,光系和暗系亲密得如一家人一般!

……

三月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夏芷蕾走在安道斯帝都郊区的一条小道之上,感受着细雨纷纷,一年来,她无时无刻不在想念安得烈,她真的好想好想他!

偶尔,她也会想起那位名叫邪翼魂的男子,其实不管他在哪里,她都能隐约感受到他的存在,因为他始终是她的本命契约者!

只是安得烈再也没有出现过,潜意识中,她觉得烈没有死,他活着世界的某个地方!

看着细细的春雨,她没有打伞,任凭雨水将她的发丝淋湿,她垂眸看着脚下的土地,到处一片湿润。

这时,一道透明的雨伞将她遮盖:“下雨不打伞,容易感冒!”

一声极其好听如高山流水般的声音,温柔的在夏芷蕾耳边响起,夏芷蕾猛地抬头,眼泪在同一时刻涌出!

一袭青衣,出现在她的面前!

夏芷蕾痴痴的看着眼前的男子,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但是她知道不是幻觉,幻觉不会有这般真实的声音!

“烈!”夏芷蕾猛地扑入男子的怀中,紧紧的抱住他,心底隐藏的所有感情在这一刻迸发,“烈,对不起,我错了,我误会了你,但是我真不是故意的,不管你怎么惩罚我都可以,就是不要再离开我!”

安得烈温柔的看着她,属于他美好的气息离夏芷蕾越来越近,夏芷蕾笑了,笑得好甜。

就在她失神的时候,她发现烈竟然将她揽进怀中,彼此的身体紧紧靠近,她感受到来自烈的温暖和柔情,她失了神,待她回神之时,发现,烈已经俯下身,吻上她的樱唇!

“芷蕾,你是幸运的,你可以选择爱我或不爱我,而我只能选择爱你还是更爱你。”

“烈,我爱你!我们永永远远都要在一起!”……

————————————————————————————

全本完结了哦,谢谢亲亲们长期以来的支持,非常非常感谢!

这个结局大家应该还算满意吧,关于男主,我一开始定的就是安得烈,虽然后来有不少人支持邪帝,但是我还是坚持了最初的选择,相信喜欢安得烈的亲也不少!

另外,如果后面还写番外的话,会在近几天上传上来,番外写不写还不一定,到时看吧,如果写的话,定会在近几天更新完毕!

亲亲们想看番外可以留言,我可以写一点夏芷蕾和安得烈的幸福生活,也可以写一点邪帝的番外!

最后,做一下广告哈,希望亲亲们能够去支持我的新文《首席特工王妃》,自我感觉比最强皇后写得好,情节非常精彩!

首席特工王妃简介:【花痴复活,威震四海】穿越了?!成为京城第一花痴小姐+超级偷窥狂?爱慕当朝四皇子,鼓起勇气表白,却被一脚踢进冰冷的湖水之中。新生的她,身为二十一世纪异能特工,岂会任人打压!该出手时就出手!于是乎:某日,花痴小姐完爆当朝最受宠六皇子;某腹黑男误惹花痴小姐,名节不保。。。。。。且看现代首席特工如何演绎一段不一样的人生! 吉林小说网为您提供最强皇后无弹窗广告免费全文阅读,也可以txt全集下载到本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