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之后的一个下午,苏溶溶正在院中的石桌上写着什么,养心殿太监连奔带跑冲了进来。他来不及对苏溶溶行礼,便喊道:“快!快!溶常在,皇上宣您呢!”

苏溶溶心头惊然一跳,手下毛笔突然拦腰折断。可是还没等她多想,小太监已经飞奔出去,对着她大呼:“溶常在,快!晚一些就来不及了!”

苏溶溶几乎是飞奔而去,可是刚到乾清宫时,她就被眼前的一切惊愣住。只见蓁蓁站在旁边三丈高的宫墙顶上,对着下面的人喊道:“皇阿玛,您若不答应,我就跳下去撞死!”

胤禛又急又怒:“胡闹,有什么事情下来再说!”

蓁蓁就是不听,她固执道:“您若不答应我就不下去!”

此时,若云喊道:“蓁儿,你要吓死皇额娘吗?有什么事情下来说好不好?你皇阿玛那里,皇额娘会去求的!”

蓁蓁摇头道:“皇额娘您这次骗不了我了!我知道皇阿玛是不会轻易改变主意的,所以,我就要在这儿,让八叔、十三叔给我做个证!”

胤禛大怒:“你若再不下来,我便让人上去那你抓下来!”

蓁蓁立即警惕地左右看了看,说道:“皇阿玛,您若不允,我真会跳下去的!”

这时,苏溶溶冲到前面,对着蓁蓁开口喊道:“蓁儿,你若想跳,额娘陪你!”

蓁蓁一愣,似有不解。苏溶溶慢慢走到胤禛身边,对他低语道:“让人从她侧身后慢慢靠近,我会一直和她说话。让她来不及转身。”

胤禛一愣,旋即明白。

苏溶溶靠近一些,对着蓁蓁说道:“蓁儿,额娘有好多话没有对你说。这些年,额娘也一直不敢疼你爱你,有意疏远你,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蓁蓁摇摇头,这些是她心底的伤,其实这世间谁不爱自己的母亲,可是她总觉得苏溶溶对她总保持着刻意地冷淡,所以她便想方设法故意气她。可是相比恨来说,她更想知道为什么。

苏溶溶叹道:“一转眼。竟然十五年了!我的女儿都长成这么大了。我还记得怀你的时候,整日整夜睡不着觉,便是三伏天里。我也会冷得瑟瑟发抖。我生你生了两天,可是你生下来却没有气息,那么瘦瘦小小全身青紫地一动不动。大家都说你是个死胎,可是你皇阿玛抱着不肯送手,他就那么抱着你,喊着你的名字,你竟然活了过来!”

听到这儿,蓁蓁看了眼胤禛,满眼都是眼泪。

苏溶溶又道:“就是因为你的来之不易,王府里谁都宠着你惯着你。你也从小都厉害。每每将弘历打的哇哇直哭。可是你皇阿玛从来都是数落弘历,从不肯责骂你一句。你两岁的时候。因为我顶撞了你皇爷爷,所以被赶出府,迁到了圆明园居住。那时你刚满两岁,我只能将你托付给皇后照顾。这些年,皇后待你如同己出,我虽然没有片刻不想你念你,但却不能告诉你,更加不能疼爱你,因为我当时的身份除了带给你耻辱之外,什么都不能给你!我不想让你活在我的阴影之下,而且有你皇阿玛宠你,皇后护着你,你应该生活的很好很完整。”

此时,蓁蓁已经哭了,她一边哭一边说道:“虽然我记不清小时候的事情了,但是我会常常在半夜惊醒,哭着喊额娘!这些你都不知道!”

苏溶溶狠狠闭了闭眼,眼泪扑扑而下。她抬头看向蓁蓁,接着说道:“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皇阿玛。我没有珍惜过我所拥有的,所以我也不配得到你们的回报。”

“溶丫头!”胤禛哽咽出声。

这时,从院墙外接近蓁蓁的侍卫已经就位。毫不知情的蓁蓁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对着苏溶溶说道:“额娘,我现在不恨你了!其实……其实我一直都很想和你亲亲热热地就像寻常母女一般说说话。”

苏溶溶连忙点头:“好啊!额娘就在这儿等着你呢,蓁儿快下来吧。”

蓁蓁看向胤禛:“皇阿玛,您让我做什么都行,我真的不要嫁到科尔沁去!我求您成全女儿吧!”

胤禛皱眉看着蓁蓁,长久没有开口。

若云在一旁低声劝道:“皇上,先答应孩子吧!”

蓁蓁又求道:“皇阿玛……”

此时,胤禩突然开口,故意对着胤禛大声说道:“皇上,科尔沁连续两年遭灾,臣弟想此时此刻,科尔沁汗需要米面粮油,胜过需要一个公主!”

胤禩竟然开口相助,苏溶溶感激地看了眼胤禩,对胤禛求道:“皇上,答应蓁蓁吧。”

就在这时,侍卫对着胤祥做了个手势,意思是现在就可以将公主救下来。胤祥看了看胤禛,示意他们略等一等,等胤禛说了话在有动作。

就在大家都等着胤禛开口时,胤禛正色说道:“朕是一国之君,不能出尔反尔。蓁蓁,无论你生你死,都要嫁给科尔沁郡王,这是你的使命!”

胤祥一听如此,赶紧对着侍卫摆手,示意他们动手将蓁蓁救下。岂料就在侍卫们伸手欲抱住蓁蓁时,她在突如其来的举动中,惊愣了一瞬便凄厉笑道:“原来你们都在骗我!”,然后如折翼之蝶一般,一头从宫墙上栽了下来。

“啊!”众人惊呼。苏溶溶一个飞身上前,不顾生死地伸出双臂想将她接住。只是一瞬间,苏溶溶只觉得双臂剧痛,然后便被砸到在地。蓁蓁压在她臂膀上,血先从她的嘴巴流出,然后是鼻孔、耳朵,最后是眼睛。苏溶溶想伸手帮她擦拭,让那些血都流回去,可是她根本动弹不得,只能一遍一遍哭喊着:“蓁蓁!蓁蓁!”

所有人都围了上来,胤禛呆立在众人之中。脸上除了惊恐什么都没有。胤祥忙让人去请太医,找人抬来软床,胤禩已经绕到了苏溶溶身后,伸手扶着她明显脱臼变形的肩膀。

蓁蓁的身体在不断抽搐。血从涌变为喷出,她想说话,但是满口甚至满腔都是血,渐渐地,她平静了下来,身体停止了抽搐,喷涌的血也不再触目惊心。她就那样渐渐地安静了,直到连血也不再流出。

太医赶来了,众人小心翼翼将蓁蓁从苏溶溶身上抬走。就在蓁蓁离开苏溶溶怀抱的一刹那。苏溶溶突然发出一声巨大的悲鸣,那悲鸣中是从未有过的绝望与痛苦,那一刻苏溶溶的全部精神都随着这一声悲鸣烟消云散。

……

不知是醒来还是昏睡。也不知实在养心殿还是翊坤宫或者是北三所,更加不知道自己身边一会儿灌药一会儿擦拭的人是谁。苏溶溶不想睁眼,不想思考,她想就这么安安静静地死了才是最好的。

可是,上天才不会对她这么仁慈。她一日比一日清醒,终于不知过了多少天,她终于不得不睁开眼,再次面对这个悲怆地世界。

胤禛就坐在她面前,可是他苍老的几乎让她认不出来。

胤禛开口:“这儿是梅坞,你瞧。窗外的梅花都开完了。溶溶。你昏睡了整个冬天。”

苏溶溶木然躺着。不为所动。

胤禛想伸手摸一摸她的脸,但还是将手缩了回来:“溶溶。你若恨我怨我,我都认了。是我对不起蓁儿。”

听到这儿,苏溶溶将头转向一边。

胤禛道:“我知道你现在还不愿原谅我,但是,你醒了,我就很高兴!我们还有时间,一切都可以弥补!你相信我,我们还有时间,我还能弥补你!”他越说越急,语气中充满了哀求。苏溶溶始终一言不发,胤禛就那么呆呆坐着看着她,重复着同样一句话:“我们还有时间,我们还有时间……”。

……

大多数时间,苏溶溶就这么躺着。她不知道自己伤的有多重,只知道自己胳膊废了,再也不可能握笔舀针,她每日要吃七八种药,每一种药都是救死续命的,如此看来,她应该灯枯油尽,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从她生病,胤禛就把所有政务都搬到了养心殿。宣召大臣、商议国事、批阅奏章都在这里,甚至接见使臣也在这里。他似乎从早到晚都在忙碌,偶尔停下来的时候,就会扶起苏溶溶,推着她到窗边赏梅,有时候还会和她说一些头疼的政事。可是,苏溶溶从不开口,也没有半分表情。

雍正登基四年了。刚过了春天,苏溶溶便又陷入了昏迷,太医想尽办法,但都毫无效果。胤禛不眠不休守着她,却等不来苏溶溶一个目光。后宫已经开始默默操办苏溶溶的后事。就在二月的一天,廉亲王胤禩求见与养心殿。

胤禩开门见山,要求见苏溶溶。

胤禛气愤不已,怒斥胤禩,并将他囚禁于宗人府,围筑高墙,身边只留两个太监看护。说也奇怪,那日当晚,苏溶溶便从昏迷中醒了过来,胤禛起初高兴极了,但想到胤禩白天来见,苏溶溶晚上便醒,心中又是妒忌又是气愤。

苏溶溶虽醒了,但依旧无话。胤禛看着她,悲从中来。他要如何爱她才算是爱?他要如何待她才算是好?他不仅做了一个帝王,甚至是做了任何一个男子都比不了的专情,他对她倾尽全力,可是她就是这样回报自己的吗?

想到这儿,胤禛对着苏溶溶冷声问道:“你很想死吗?”

苏溶溶竟然看着胤禛点了点头。

胤禛冷笑道:“死,何其容易!你死了,将这所有的伤心和痛楚都留给朕,是吗?”

苏溶溶看着他,眸光中竟然有了一丝哀伤,她轻声开口,但依旧如用尽了全部力气:“你还有……天下。”

胤禛听清之后,狂笑不已,笑着笑着,他眼泪流了出来:“但是朕却从未有过你!”

苏溶溶没有开口便是默认,她沉默了一会儿,几次使劲,才对着胤禛说出了声:“皇上,放过八爷吧。”

胤禛脸色突变,他咬牙切齿道:“你这一生都在为他,为了他,你不惜以死来逼朕!难道我们十六年的夫妻,竟然一点儿情分都没有?!”

苏溶溶眼眶中渐渐有了泪光,她叹声道:“皇上,我赔了你十六年,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我死!”

“可是,你把心给了他!”胤禛愤怒道:“却让我看着你一点一点灯枯油尽!”

苏溶溶长长叹了口气,眼泪从脸颊划过,一直钻进了心里,她叹声道:“皇上,我活不过这个夏天了,求你看在我陪了您这几年的份上,不要……不要让八爷过得太苦……”。

都这个时候了,她心里居然还都是胤禩!胤禩!

胤禛擦掉眼泪,缓缓站直身体,一字一句说道:“苏克察溶溶,你听好了。你活多久,他便活多久!你令朕痛楚一份,朕便让他十倍偿还!”

苏溶溶看着胤禛,心中所有的言语都换成了最后一丝叹息。

三月,苏溶溶腿不能行,终日卧床不起。

同月,八福晋被赐死,挫骨扬灰。雍正逼迫胤禩、胤禟改名,胤禩自改其名为“阿其那”,改其子弘旺名“菩萨保”。

五月,苏溶溶口不能言,已然吞咽无力,食不能餐,只等毙命。

同月,雍正召见诸王大臣,以长篇谕旨,历数胤禩、胤禟、胤禵等罪;其中胤禩共有罪状四十款,主要有:欲谋杀胤礽,希图储位;与胤禵暗蓄刺客,谋为不轨;诡托矫廉,用胤禟之财收买人心;擅自销毁圣祖朱批折子,悖逆不敬;晋封亲王,出言怨诽;蒙恩委任,挟私怀诈,遇事播弄;庇护私人,谋集党羽,逆理昏乱,肆意刑赏;含刀发誓,显系诅咒;拘禁宗人府,全无恐惧,反有不愿全尸之语。最后,雍正称其为“凶恶之性,古今罕闻”。 一纸诏令,铁板钉钉,胤禩一生就此被盖棺定论。

九月初四,久卧不起的苏溶溶突然回光返照。她竟然一个人从床榻上起来,沿着长廊一直走到了乾清宫。那天刚刚散朝,苏溶溶便伫立在玉阶下等候,她在人群中张望,逢人便问有没有见到八爷,就渀佛曾几何时,她装作小太监等着胤禩下朝,巴巴在人群中张望着一般,直到胤禛和其他人将她找到。那日之后,苏溶溶便陷入了深深的昏迷,在没有醒来。

弥留之际,苏溶溶久久不肯咽气。秀儿哭着哀求胤禛了了她的心事。就连若云都跪地哀求,让她再见一面胤禩。可是胤禛坚决不许,并且赶走了众人,只留他和苏溶溶在梅坞之中整整一夜。

九月初八,胤禩因呕病卒于监所。

……

便是轮回之中的纪念吧:

胤禩:我一直以为最糟糕的的情况是你离开我,其实最令我难过的,是你不快乐!

胤禛:朕一生有很多女子,她们各个都在朕的怀抱中轻声细语、万般娇媚地问朕是不是喜欢她们。朕抱着她们却想起你,你是真最爱的女人,可是却从未问过朕这个问题。朕不知道你有没有爱过朕,但是朕很后悔没有告诉你,苏克察溶溶,你,就是朕的命!但若有来生,朕一定不再见你,就让朕在轮回中做个孤家寡人吧,因为此情虽尽,此梦难醒!

ps:

就是这样!我32岁生日这天完成了《大清俏警花》的大结局。无论如何,我给了自己一个圆满,我知道亲爱的们一定不喜欢这样的结尾,四爷没有和溶溶相守相携,溶溶也没有和八爷见最后一面,他们就这样彼此失去,再也无法回头。尤其是我最近又重头来看时,前面越是欢乐美好,就越觉得后面压抑疲惫。无论大家骂也好,赞也好,感谢陪伴,愿大家找到此生所爱,幸福到老!